您的位置:

首頁  »  明星偶像  »  名模梁馨轉型記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名模梁馨轉型記
名模出生的梁馨,早在1999年便奪得了中國超模大賽的亞軍,但當人們期待梁馨在模特行業大展宏圖的時候,她卻悄然消失在人們關注的視野中,沒人知道她那段時間去乾了什幺。在消失了兩三年后,電視頻幕接二連三的將梁馨再次送回到喜歡她的媒體和觀眾的視野里。 儘管眾多名模都相繼步入電視劇的拍攝,她們的加入為娛樂圈的發展注入了新鮮現代的氣氛同時成為娛樂新勢力,但不是每個美麗的女人都能在影視圈獲得成功的。通過自己較高的悟性和表演天賦,梁馨所扮演的角色形像都是極其富有人物個性和人格魅力的,從她的每一部作品里我們看到一個演員演技逐漸成熟的蛻變過程。 這是一個美麗女人的不屈奮斗的典型,在這條道路上,注定充滿了艱辛。 拍攝《關中秘事》的時候已經是梁馨和導演張漢杰之間的第二次合作了。在這部戲里,梁馨來說也經歷了許多的第一次,這是她第一次拍民國戲,第一次演日本女間諜,第一次穿和服。值得一提的是,為了角色需要,儘管曾是名模,演繹過眾多國內外服裝設計師的新潮前衛服飾,但骨子里相當傳統的梁馨還是在這部戲里在鏡頭前第一次突破了自己的保守尺度,拍了整個背部的全裸鏡頭…… 拍完這些鏡頭,梁馨的內心忐忑不安,幸虧導演張漢杰及時地上前安慰她,“這些情節拍得特別唯美,觀眾一定會喜歡并記住你的” 梁馨不由得透​​了口氣嘆道:“剛才我的確覺得很難受,自己付出了那幺多,……現在好點兒了!” 張漢杰輕輕用手撫撫梁馨的頭髮,說道:“那我現在可不可以和你玩一次呢?那樣你一定會心情大好的!” 梁馨沒有回答他,只把把頭依入張漢杰的胸懷。 張漢杰知道梁馨已經默許了,就輕輕地在梁馨額頭吻了一下,扶著女人的身體讓她平躺在床上,并在她耳邊說道:“我來幫你脫去衣服好嗎? ” 梁馨沒有回答,也沒有拒絕,這些年來,她在轉型的道路上已經不止一次面臨這樣的選擇。 張漢杰會意地挪動他的身體坐到床尾,雙手捧起梁馨的一對腳,放到他的大腿上,然后輕輕地把女人的襪子褪下來。 畢竟是名模出生,梁馨那一雙細長的美腿對男人充滿了誘惑力,張漢杰握住了之后便愛不釋手似的輕輕撫摸著。 梁馨怕癢地縮一縮,張漢杰趁勢移到梁馨身旁,開始摸向女人的衣鈕。 梁馨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心房急促地跳動著,她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衣鈕被解開,接著上衣也被脫去了。 張漢杰并沒有繼續脫梁馨的胸圍,卻拉下女人裙子的拉鍊。 梁馨配合他的動作, 了 屁股讓張漢杰順利地脫下她的裙子。 接著張漢杰在女人的胸前找到乳罩的釦子,“叭”的一聲,釦子解開,梁馨那豐滿的乳房跳出來,落入了張漢杰的手掌中。 一切進行得那樣有情趣,實在出乎梁馨的意料之外,她也不想想張漢杰為何會有如此高超的技巧! 張漢杰摸捏著女人富具彈性的乳房,又分別在兩顆乳尖上輕輕一吻,梁馨的上身不由自主地隨著他每一輕吻產生了顫動。 接著,張漢杰放開梁馨的乳房,他開始摸向女人的內褲。 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張漢杰這樣摸了,女人的本性使得梁馨還是羞得無地自容,閉著眼睛說道:“我先去浴室洗洗好不好呢?” 張漢杰笑道:“洗得再乾凈,一會兒玩起來,也是濕淋淋的呀!我在等你來的時候已經沖洗過了,而你的肉體是那幺潔白乾凈。我們可不​​要辜負這難得一聚的春宵呀!” 梁馨沒有話可說,只是輕輕在張漢杰正在撫摸著她小腹那一只手的手臂捶了一下,“你真是我的魔星!今天可不許欺負我!” “你老公這幾天也帶著劇組在橫店吧!我得收斂點,別讓他看出來,咱倆單獨約會過!”這時的張漢杰一邊說著,一邊開始脫下自己身上的衣褲,兩腿間那條粗壯的雞巴忽然暴露出來。 隨著張漢杰放下內褲,爬上床來,梁馨看了看男人的下體,含羞地閉上雙眼,心里卻在渴望張漢杰來肏她,體驗男人和她老公金琛不一樣的尺度。于是她主動地微微分開雙腿,暗自咬著牙齒,準備忍受張漢杰的粗長的雞巴進入梁馨的自認淺窄的陰道中。 可是,首先接觸梁馨的身體的,是他兩片火熱的嘴唇。張漢杰親吻了女人發燒的雙頰和鼻尖,最后落在梁馨乾渴的雙唇,張漢杰的嘴里略帶有嘴臭味。 但是此刻的梁馨只想著盡快能吃到男人的大肉棒,于是她不顧一切地和張漢杰熱吻熱吻著…… 女人的行動讓張漢杰很是滿意,于是他牽著她的手去接觸他那粗硬的雞巴。梁馨輕輕地把他握住了。 張漢杰的手開始移到梁馨的乳房上,把女人那一對彈手的乳房玩摸了一會兒,又慢慢向下移動在她的大腿上撫摸,張漢杰的嘴唇也轉移到梁馨的乳房上,用舌頭挑逗她的乳尖,還用嘴唇親吻她的奶頭。 被男人這樣玩弄著,梁馨的心幾乎要跳出來,覺得自己的肉洞中變得越來越濕,那種既渴望得到又害怕到來的充實卻遲還沒得到,梁馨不禁使勁地捏了捏張漢杰的雞巴以示抗議。 張漢杰卻沒有馬上理會梁馨,他的嘴唇緩緩向下移動,在女人那片濕濕的黑森林處美美地啃了一會兒,然后才拿開她握著他雞巴的手兒。 梁馨以為他就要進入了,然而張漢杰卻是把嘴貼在梁馨的陰道口舔吻起來,女人簡直沖動到極點,張漢杰卻依舊有條不紊地把舌頭伸進女人的陰道里攪弄著,還用嘴唇吮吸著她的陰蒂和小陰唇。 梁馨興奮得雙腿亂顫,不禁用手去揪張漢杰的頭髮。“你要折磨死我啊!壞蛋!” 張漢杰知道梁馨已經急不可奈了,這才下床,把女人的身體移到床沿。雙手捉住女人的腳兒,把她的大腿分開,挺著自己那枝雄糾糾的大雞巴,向著她的屄里頂進來。 梁馨沒敢睜開眼睛看,只覺得男人那火熱的龜頭在她的陰蒂上撞了幾撞,逼開陰唇,一直向她的肉體鉆進來。她的穴內立刻體會到了陣陣漲熱感和充實感。 張漢杰并沒有一下子插到底,他反復地抽送,每次進多一點兒,終于把若大的雞巴整條塞進梁馨的陰道里。 梁馨覺得他那筋肉怒張的龜頭擠磨著自己的腔肉,陣陣的興奮傳過來,陰戶里浪水分泌出來,使得張漢杰抽送時慢慢順滑起來。 張漢杰開始盡情舞動著雞巴,在梁馨陰戶中橫沖直撞。梁馨的雙腿已經酥麻,雙手死命地捉住張漢杰強健的手臂。嘴里不由自主的呻叫起來…… 就這樣,梁馨迷上了張漢杰的大肉棒,每每藉著兩人在劇組獨處的時機偷著漢子,而且她對張漢杰每次肏她的花樣不同感到好奇。 但很多事情一旦做過頭了,便很難瞞得過去,終于梁馨和張漢杰之間的事情,還是被她的丈夫金琛發現了蛛絲馬跡,畢竟她男人也是一個導演。 對于金琛來講,這是一段非常憋屈的往事了,雖然自己經常在劇組玩別人的老婆,但當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張漢杰玩的時候,他還是奔潰了,于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