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明星偶像  »  愛才女人曹曦文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愛才女人曹曦文
簡單卻不失格調的衣著,溫婉的語調,清亮的眼神與時而因微笑而上翹的嘴 唇迅速勾勒成傳說中的曹曦文,「巖女郎」   曹曦文出道以來也飾演過很多角色,不管是《五星大飯店》中飾演的楊悅還 是《香港姊妹》中飾演的朱秀玲,曹曦文的演技毋庸置疑!如大多數女演員坎坷 的出道經曆一樣,曹曦文雖然出身在一個家底殷實的家庭,但還是曆經坎坷,才 走到了當下這一步,陪投資人上床、被「寇老師」   扒光豬,……對她而言,最難忘的是和陳思成的一段情……曹曦文和陳思成 的交往始于2008年中,但最終因為女方的逼婚,讓他選擇了和其分手,分手 的原因其實很簡單,沒得到女人的第一次,他下不了決心讓自己愛她一輩子。   即使在分手之時,他們還好好的來了次床第之歡,足以充分說明了陳思成的 風流本色對曹曦文而言,她喜歡這個男人的帥、她喜歡這個男人的壞,更覺得這 個男人有才,所以她是如此的不希望和他分手,哪怕沒有名分。   但家 人恰在此刻給她推薦了一個與她家族有生意往來的臺灣富商,男人雖 然年紀大了一點,但他完全可以用金錢來隨心所欲的挑選女人。   雖然曹曦文是如此的喜歡這個壞壞的男人,但最終沒能得到男人承諾的她最 終還是下定決心去隨了家人的心愿!即使即將分手,男人已經打點好行囊準備搬 出他們的同居之地,從一開始就做出種種倒貼行動的曹曦文也樂于讓這位自己喜 歡的多才的帥哥好好的再肏自己一回,畢竟讓一個人見人愛的帥哥肏上一回也不 是每個女人都能享受的福利,,她自然想最大限度的利用好這個福利!「你今天 就要走了?」   曹曦文眼含深情地問著,她此刻穿著淡青色的緊身服,凹凸有致的曲線誘惑 而清晰的展現了出來,烏黑的秀發披散在腦后。   陳思成依然像往常一樣毫無顧忌的瞄著女人的胸部,說:「是,今天下午的 飛機要趕到橫店去了!」   「這一走,不知道何年何月再能相見!……其實我們今天還有點時間」,曹 曦文的語氣帶著一絲傷感,柔軟的嬌軀靠到陳思成的身上,于是陳思成摟住她順 勢倒在床上。   曹曦文「嚶嚀」   一聲嬌吟,就像身體 的情欲總閘被擰開了,俏臉燒得似火一般又燙又紅, 死死的抵在了陳思成寬厚的胸膛上摩擦,溫熱的呼吸噴灑在結實的肌肉上,帶著 一股清新好聞的醉人氣息。   陳思成抓住了曹曦文的雙肩,伸嘴湊到了那白嫩光滑的臉蛋上,肆意而溫柔 的用熱吻印滿了她的麵頰。   「嗯……嗯嗯……唔……」   曹曦文的雙唇無意識的微微顫動,秀眸中散發出既朦朧又狂野的光芒,雙臂 環繞在陳思成的腦后,緊緊的絞住了他的脖子,似乎生怕他會突然長身而去,讓 這心動的感覺和沸騰的愛欲一起不翼而飛。   陳思成當然知道,那翕動的紅唇代表著什幺樣的邀請。   他低下頭,似蜻蜓點水般在她唇上一碰,就在她熱烈而多情的反應時,他卻 故意扭開了頭,把嘴移到了她細嫩的耳珠上,用牙齒輕輕的咬住。   「你……你這個……大壞蛋……」   曹曦文還像往常一樣,很快被男人挑逗到難受得連話都說不完整了,耳珠上 傳來了的感覺是那樣銷魂,更加觸發了她身體的渴望。   她的腰肢款擺著,身體迎合著,鼻端 若有若無的發出了細微的呻吟聲…… 就在她焦急的渾身顫抖時,那個可惡的男人終于捧起了她的俏臉,眼看著他帶著 一臉壞笑,逐寸逐寸的湊近自己的檀口,她迎了上去,「啪」   的一聲脆響,陳思成吻住了她的雙唇,舌頭朝前一頂,探進了溫暖芬芳的口 腔 ,像是靈活的蛇兒般卷住了她的丁香小舌,開始咂取著香甜的津液。   曹曦文的身子一下子癱軟了,深深的陶醉在了這縱情的熱吻中。   她的腦海 什幺念頭都沒有了,只覺得對方的唇舌還是如往常那幺霸道而厲 害,直吻得她嬌喘連連,全身滾燙,險些暈死在他的懷抱 。   等到這個長吻終于結束,她才意猶未盡的睜開秀目,這時候她突然發現,自 己不知什幺時候已變得完全赤裸!「嗯……」   曹曦文再次呻吟一聲,將雙峰往上挺起,陳思成貪婪的舔了舔嘴唇,雙掌輕 柔的覆蓋到了乳房上,富有彈性的雙峰,在他大手的推壓擠弄下,變幻出了各種 各樣的形狀,可是他的掌心卻始終略略的懸空,故意不去觸碰那兩粒葡萄般誘人 的乳頭。   曹曦文的嬌軀如水蛇般不停的扭動著,俏臉紅撲撲的,就像是擦了最亮麗的 胭脂,眉梢眼角間洋溢著濃濃的春意,可是,不論她怎樣努力的挺身相就,卻始 終沒有辦法得到充實的滿足。   發硬的乳尖更是奇癢無比,難以忍受的空虛感令她放棄了所有的矜持。   「喂……喂……思成,你為……為什幺……還不來……」   她恨恨的在他肩部咬了一口,美麗的俏臉上忽然露出了種軟弱的神色,低聲 哀懇道:「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快……快點嘛……」   陳思成見她急的可愛,肚 暗暗發笑,有心撩撥道:「快點什幺?你不把話 說明白,我又怎幺能知道?」   曹曦文差一點把他踢下床去,羞怒道:「你……你明明知道的……還要…… 還要戲弄人家……」   「說呀,你要我做什幺?說了我馬上就如你所愿!」   陳思成目光灼灼的望著她,眼神中煥發出只有征服者才具有的強大自信。   曹曦文再也無法抵擋那癢到骨子 的銷魂感覺了,她咬了咬口唇,用勁全身 力氣叫了出來:「我要……我要你狠狠的抱緊我,親親我的奶子!你……你這個 王八蛋聽明白了沒有……」   相處這幺久,第一次聽到她居然會口不擇言的罵起了人,陳思成險些兒笑出 聲來。   他緩了緩氣,一本正經的道:「聽明白了,遵命!」   話音未落,他的大嘴已經拱上了女人挺拔的乳峰,一下子就把粉嫩的乳頭吞 了進去。   曹曦文舒服的腦中一暈,整個人都要飄了起來,她勾住陳思成的脖子,拼命 的把他的頭壓向自己的胸膛,體會著溫濕的舌尖舔弄在敏感乳頭上的快感,奇怪 的是,在短暫的歡欣后,她心 的空虛感不但沒有得到解脫,反而燃燒得更加旺 盛了!于是,她情不自禁的翹起雙腿,主動的環跨在了陳思成的腰上,雪白渾圓 的粉臀也大膽的向上探索著、迎合著、抖動著。   突然,她的大腿根部微微一頓,竟撞到了一個火熱粗大的東西──那東西早 就一柱擎天的豎了起來,正虎視眈眈的欲破門而入。   「噢……好……好燙呀……」   陳思成嘴巴離開了已被口水濡濕的乳峰,沿著她纖細的腰肢滑下,經過平坦 柔軟的小腹,義無返顧的探進了雙腿之間的隆起處。   只見一蓬稀疏卻細長的陰毛,整整齊齊的遮掩住了緊窄的肉縫,星星點點的 露珠,正如花蜜般散布在穴口四周。   當他的手指撥開芳草,直接的按在了那珍珠似的小肉核上時,曹曦文「啊─ ─」   的一聲嬌呼,身子一顫,一股溫熱的汁水從洞口淌了出來,緩緩的流到了股 縫間。   「小騷屄,你竟然這幺快就泄了身子!」   陳思成麵帶嘲弄的哈哈大笑,用掌心掬了點兒汁水,徑直的送到了曹曦文麵 前,作勢要抖在她的臉上。   曹曦文耳根都紅透了,眼看著那亮晶晶的糜亂淫汁閃閃的映射著陽光,沒來 由的心中又是一蕩,下體更加的濕了。   「好啦,不戲弄你了,讓哥哥再肏你一次。」   陳思成抓住了她的雙腿,用力地往上一提,霎時就把她整個陰戶都暴露在了 朗朗乾坤下。   「哦……」   曹曦文喘息呻吟著,一雙白嫩的美腿被迫高高 了起來,漸漸的又向后彎折 ,膝蓋幾乎貼到了自己的乳峰上。   猛然間感到胯下一酥,一根粗大發燙的肉棍已劃開了她的兩片肉瓣,一寸寸 的向屄腔的縱深處挺進。   「噢……啊啊啊……」   曹曦文舒暢地大聲浪吟起來。   「哧──」   的一下輕響,陳思成虎腰一送,就將雞巴盡根刺入了她的屄腔,隨即開始了 由緩至快、由輕至重的抽送。   曹曦文只覺得每一下沖刺都深深的頂到了盡頭,簡直像是要把她嬌小的身子 給貫穿,彷佛帶著一種夢寐以求的充實感。   正是這樣的感覺,使她慢慢的跟上了節奏,不自覺的搖臀縮腰,使對方能夠 更加方便的享用她的嬌軀。   「嗯嗯……噢……唔唔……啊啊……噢噢噢……」   快感就像海潮一樣,一波波的沖擊著她的肉體、她的思維、她的情緒。   她扔下了所有的自尊和羞澀,壓抑而銷魂的吟唱起來,靈魂兒早已飛上了九 重天外,并且還在不斷的向上升……室內,男子粗重的呼吸聲,和女子動情的浪 叫聲,是那幺和諧自然的交織在一起,組成了人世間最好聽的樂章。   當曹曦文再一次泄出了身子時,那溫熱的暖流急劇的澆灌在了陳思成的雞巴 的端。   一直抑製的快感終于決堤了,他猛地把雞巴捅到了緊密花逕的最深處,任憑 狂涌而出的精液盡情的噴灑,盡情的爆發……等到一切都平靜下來時,淩亂不堪 的床上,曹曦文的俏臉上紅暈未褪,溫暖的胴體依然親密的纏在陳思成的身上。   她的雙目中隱含著茫然之色,突然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彷佛有著很重的心事 。   「曦文……」   陳思成聽到她的歎息,不禁動情地呼喚了一聲。   「吧嗒……」   一滴眼淚從曹曦文眼角滴落下來,「從此不再相見!」   她就說了這幺六個字,然后爬起來拾起自己的衣服一絲不掛走出去,跑到浴 室將門一關。   聽到浴室傳來的關門聲,陳思成此刻也歎息一聲,在這人生長河中,倆人注 定只是這短暫的交集,強迫不了,也改變不了,但愿曹曦文能夠幸福。   陳思成在心 默默祝福著這個和自己有過一段時間床第之歡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