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明星偶像  »  陳紅的肉體交易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陳紅的肉體交易
才聽到敲門聲,覃宏立刻站起身子打開房門,門口站著一個成熟干練的女人。說起這個女人,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認識,她便是大導演陳凱歌的老婆陳紅,此刻站在門外的陳紅的臉色顯得稍微的有些不自在。     這是陳紅 了《趙氏孤兒》的合作事宜第二次拜訪覃宏了,所不同的是第一次是在星美公司的會議室里,雙方的團隊面對面的交流,而這次是陳紅孤身一人拜訪覃宏臨時下榻的賓館。這是覃宏在幾天前的電話里給她的暗示,能不能合作成功取決于陳紅女士的誠意如何,如果兩個人能夠「坦誠相對」那幺后面的事情就好商量了……        「覃哥!」站在門口的陳紅臉上帶著幾分羞澀。     「請進吧!」覃宏立刻側身將陳紅讓了進來,看著她換了拖鞋,請她坐到沙發上。     「覃哥,你看我們的合作……」     「我知道,我要問的是,你清楚我請你到這里會面的目的嗎?」     「嗯!我愿意」陳紅輕輕地低下了自己的頭……     「你稍等一下」說著,覃宏拿出了手機,「喂,……,對,我同意了和凱歌的合作,你們把合同和賬款準備一下,爭取這周內簽下來」     看著覃宏放下電話,陳紅的臉上立刻露出感謝的神色,朱唇微張,發出輕鬆的舒歎:凱歌這幾年拍的片子票房越來越差,合作伙伴也越來越難找了,正像今晚一般,她別無選擇了!        覃宏很快把精力重新放到陳紅身上來,他坐到了她的身旁,用手輕輕撥開她的秀髮,只見她臉蛋緋紅,嬌怯的目光悄悄望來,輕聲說道:「謝謝,覃哥……」話一說完,陳紅馬上低下了頭,把臉藏到男人的胸懷中,「跟凱歌作了這幺大一筆交易,我真的無以 報,小婦人只有這殘花敗柳之身……」。     覃宏聽了陳紅的話,立刻哈哈一笑便摟著她進了臥室,倆人滾倒在床上,陳紅主動將雙唇貼過去和覃宏親吻在一起。        陳紅的口腔里散發出熟女的幽香,靈巧的舌頭渡進覃宏的嘴巴中……     覃宏親吻著這個美婦人,拉扯著她的衣服,當他拉開衣襟,見到陳紅豐盈飽滿的雙峰,立刻伸手撫摸,柔軟而不失彈性,他的內心不僅感慨,這女人真不愧 十多年前中國影壇第一等的美人,真是便宜了陳凱歌了     由于想著心事,覃宏手上的力量便沒了分寸,陳紅忍不住痛的身子顫動,柔聲呢喃:「輕……輕一點嘛……」        覃宏并沒有理會陳紅的話語,因 他已經不再想要做任何前戲了,所以幾下就將女人身上的衣衫扒了個精光,陳紅那美好而熟稔的胴體立刻映入男人的眼簾,覃宏的雞巴挺立了起來,隔著褲子頂到女人的身體上,陳紅忍不住粉臉通紅,掩嘴而歎:「覃哥,你……這幺強啊……」     覃宏笑著 起身體,指了指自己的褲襠說道:「你來。」     陳紅自然明白男人的意思,她的心頭撲通直跳,手腳笨拙地慢慢脫掉覃宏的衣褲,露出氣勢沖沖的大雞巴,一雙玉手稍加撫摸,那輕柔呵護的感覺,對暴漲的龜頭實有莫大的刺激效果……        覃宏的雞巴立刻顫抖起來,他馬上就用力將陳紅按在床上,埋首她雙乳之間,接連吻了幾回,兩手捧住乳房,來回揉搓,弄得陳紅只能羞怯地唔唔嬌吟,雪白的大胸脯給男人著意施壓幾下,乳頭慢慢挺了起來,陳紅也跟著嬌喘起來,房里回蕩著中人欲醉的呻吟聲,她越喘越急,聲音越是模糊,乳房在覃宏的催逼之下變得越來越堅挺了。     覃宏用力的搓揉著,陳紅的神情因性奮而變得越 嬌豔誘人,臉蛋兒直成了紅蘋果,股間更是淫水溢流,渾身上下濕淋淋的,就像剛從水 撈了上來。     覃宏沒想到陳紅如此敏感,自己還沒使出什幺花樣便把她弄成了個水娃兒,看來陳凱歌真的老了,有點兒冷落了陳紅。        覃宏接著高高 起了陳紅的左腿,使她身子一側,兩股大開,觀賞她的私處,那里的陰毛被剃得光溜溜的,這應該是陳凱歌的杰作吧,這有點大出覃宏的意料,沒想到這老小子會這幺一手。     覃宏接著伸手撥弄女人那鼓起的陰蒂,陳紅頓時一陣顫抖,嬌聲呻吟:「不要……」     覃宏看著陳紅那渾身濕透、嬌柔可人的模樣,二話不說,雞巴直叩玉門關,鉆向兩片紅嫩的陰唇之間。        陳紅頓時「啊」地叫了出來,背部一挺,全身肌肉都繃了起來,下體嫩肉更是緊縮,用力裹著這根陌生男人的雞巴。     覃宏只是徐徐抽動幾下,陳紅變「呃、啊」地叫了幾聲,興奮得眼眶都熱了。覃宏抽動漸急,陳紅也叫得更加陶醉,簡直不知道在喊些什幺。     盡管這是一次不道德的交易,但放下負擔的性愛是非常令人舒適的,此刻的陳紅只想盡情享受覃宏帶給她的快樂。     見到女人那愉悅的神情,覃宏越發地肏得興起,他知道女人是樂于被他玩弄的,于是開始抱著陳紅的雙腿毫無顧忌地猛烈抽送,雞巴出入之際水聲嘖嘖,不絕于耳。        這下子只把陳紅肏得滿臉潮紅,兩手直抓床單,還是穩不住身體,被覃宏沖得前后亂震,兩顆美乳甩個不停,此刻的她看起來就像一個港臺A片里常會出現的淫蕩的婦人,哪還有任何端莊的形象……     在連抽了一百多下,覃宏忍不住累得想換了個姿勢,把懷中雙腿放下,將氣喘吁吁的陳紅抱起,互相對坐著,陳紅沒有給男人任何喘息的機會,她立刻把腿跨坐覃宏腿上,下體緊密結合。     于是覃宏重又摟緊女人的腰肢,猛力一送,陳紅仰頭泣叫一聲,音帶顫抖,這一送直送到心坎去了。只見淫水一波又一波,從陳紅那嬌嫩的屄縫里流了出來。        「啊……啊……啊……哦……覃哥……啊……啊……好雞巴……啊……肏死人唷……啊……啊……啊……啊……啊……」     覃宏再次空出一只手來,把玩著陳紅的乳房,手指輕撚乳頭,只弄得陳紅眼波盈盈,羞赧難當,拼命搖著頭,喘道:「不要、不要……」不過她喊歸喊,身體的反應卻是兩回事,股間的肌肉使勁夾緊,柔嫩的屄腔不斷吸吮雞巴,讓覃宏一次又一次地直搗花心,享受著濕軟柔韌的女體,當真是舒爽難言。     又不知抽插了多少下,陳紅已經被擺布得昏昏沈沈,口中盡是婉轉嬌啼,滿臉紅潮,摟著覃宏的脖子,在雞巴抽弄之下,潔白的肉體劇烈震動,一對豐胸貼著覃宏的身體,不斷擠壓變形,身上的汗水流滿兩人的身體。這倒是意外地增添了潤滑效果,每當覃宏用力太猛,陳紅向后仰身,乳房便滑溜溜地亂顫,看得覃宏目眩神馳,興緻勃發,動得越發賣力了。        陳紅終究體質柔弱,連受了覃宏幾番大力,開始失聲浪叫,神態迷亂,將至絕頂。「啊……哎唷……啊……啊……」     覃宏陡覺陳紅下身連番緊縮,不禁快感如潮,忍不住放出精液,一股熱流直沖出去,順勢將女人壓倒,把頭向前湊去,狂吻她的朱唇。     陳紅被覃宏壓著,身體仍像魚兒般拼命跳動,發著唔唔嗯嗯的急促鼻音,回吻著覃宏的同時,一雙手按牢了覃宏的背,腰枝顫了幾下,下體一陣「噗滋噗滋」,股間濕稠得一塌糊涂,混雜著精液、淫水、汗水,黏糊糊的汁液在床上流了一灘        覃宏撐起身來,慢慢拔離陳紅的美妙嬌軀,雞巴上滿是白稠,一拔出,從嫩筆里拉出幾條細絲,一拉斷,上半段慢慢升起,下半段便黏在陳紅粉嫩的小腹上。     陳紅躺倒在床上,呼呼哈哈地喘著氣,表情猶在失神之中,迷迷糊糊地喘著:「覃哥……好雞巴啊……」     覃宏看著陳紅恍惚陶醉的神態,又看看她全身是水,肌膚泛著淫靡光澤,不由得興頭又至,才剛得到發洩的欲望再次燃起,將雞巴往陳紅唇邊一送,將她的頭按近了些。        陳紅望著那半硬的雞巴,臉上頓現赧然之色,朱唇輕 ,吻了上去,更用舌頭輕輕舔舐上頭的黏液,舉止便像只溫馴的小貓。     受到這美麗干練的女人如斯體貼的服侍,覃宏體內再次熱血沸騰,下體迅速重整精神,他輕輕地摸了摸陳紅的頭,把腰往前一挺,碩大的雞巴便往她的小嘴塞去。     此刻的陳紅也早已拋棄所有的廉恥,只想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快樂,只見她瞇起眼睛,似乎不易承受,很勉強地將雞巴含在口中,已是滿臉漲紅,嗯了幾聲,嘴角流下一絲津液……        覃宏在陳紅的嘴里抽了幾下后,頓覺士氣大振,下體漲到了極點,不能就此滿足,忙將濕淋淋的雞巴抽出,笑道:「咱們再來一次。」     陳紅抿著嘴,輕輕喘著氣,羞答答地點頭。     當下覃宏翻轉陳紅的身子,捧著豐臀,從她身后攻了進去。        陳紅跪在床上,上半身已是趴著,乳房壓在床上,隨著覃宏的抽送一動一動,周圍床單慢慢染開了一片水漬。     這次覃宏來得更猛,雞巴奮力戳插,在陳紅濕窄的嫩屄里左沖右突,每一擊都弄得蜜汁亂濺。來回數十下,陳紅已經嬌喘不疊:「慢一點、慢一點……啊、啊……」     覃宏笑道:「好,就慢點。」抽出的動作是慢了,插的勁道卻更快了,緩抽猛插,弄得陳紅更是粉頰羞紅,咿咿啊啊地連聲浪叫,一點尊嚴也留不下來。        沒過多久,覃宏又換姿勢,自己躺了下來,讓陳紅跨坐自己身上,成了倒澆蠟燭的姿勢。但見陳紅云鬢散亂,唇吐蘭息,已經被干得虛弱乏力,坐在覃宏身上,一副纖柔欲倒的模樣,雙手撐著他的胸膛,不住聲地嬌喘。     于是覃宏上身微拱,抓住陳紅的腰,替她先擺了起來。陳紅輕咬著下唇,身體搖了幾下,便露出沈醉神色,迷迷蒙蒙地看著覃宏,自己開始擺起腰來。     只見陳紅那對豐潤的雙乳不停晃蕩,乳汁和汗水如雨灑下,屄腔吞吐著粗大雞巴,每一坐必沒至根,不僅覃宏大感痛快,陳紅自己更是聲聲嬌喚,滿臉的失魂落魄。        如此激戰半晌,陳紅再度瀕臨高潮,急扭著纖纖柳腰,口中嬌囈著:「我……我不行了……覃哥,你快來……啊、呀……」     覃宏只是微笑,任陳紅動得花枝亂顫,雙手玩弄她的乳房。     陳紅感覺體內雞巴不似要洩,怕覃宏尚未滿足,當下咬牙苦撐,任憑全身上下熱得幾欲融化,還是竭力忍耐,沒丟了身。     覃宏察覺女人屄中的肌肉急縮,滋滋有聲,又見陳紅神情難耐,當下笑道:「加把勁啊!」        陳紅此刻已是胡亂搖頭,秀髮飛散,哭泣似叫道:「我……真的……啊……你……呀……」她亂叫一陣,身體亢奮已極,再也忍不下去,忽然伏在覃宏身上,將整副白皙的身體奉獻上去,拼盡全身力氣扭動著,淫蕩地浪叫:「覃哥,你快來吧……我、我真的不行了!我……啊……肏死我了……」     浪叫聲中,陳紅癱在覃宏身上,耐不住雞巴沖擊的滋味,終于洩身了,柔白的胴體不斷蠕動,貼著覃宏,連連嬌吟。     覃宏看她神色如癡如狂,又感到下體深受磨蹭,一陣劇烈快感傳來,緊緊抱住陳紅,再度噴出了大量精液,嬌小的屄腔再次滿溢……        幾天以后,在陳紅的運籌帷幄下,陳凱歌的新片《趙氏孤兒》順利開機,陳紅再次以一付成熟干練的形象出現在鏡頭的面前,只是在她拿著話筒侃侃而談的時候,是否在腦海中浮現了覃宏的大龜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