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明星偶像  »  狂愛林志穎的媽媽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狂愛林志穎的媽媽
 (1)   我的媽媽在36歲時狂熱的愛上了林志穎,她的房間簡直像是少女的閨房, 面掛滿了他的宣傳畫,有關他的報刊書籍是見到必買,他成了媽媽心中的白馬 王子,雖然他比她小了好多。   爸爸在地質隊工作,一年難得有幾天在家的機會,加上他生性不浪漫,沒有 情調,所以他們的感情總是平淡如水,但也不會差到離婚的地步。   媽媽聽說好多少女跑去見偶像的故事后,對我說她也想去見林志穎。   “犯得著爲這個去臺灣嗎?再說你年齡比他大那麽多,你不是少女啊!”   “是呀!”媽媽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   其實媽媽并不老,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人們都以爲她是我姐姐。媽媽喜歡 過張國榮周潤發陳百強梁家輝劉德華黎明郭富城費翔等許多帥哥,甚至也喜歡過 小虎隊,但他們沒有永遠占據她的芳心,現在她只愛林志穎。她將心思全告訴了 我,并讓我保密,不要告訴爸爸:她背著爸爸有過幾個情人,有19歲的像蘇有 朋的大學生;26歲像劉德華的花花公子;24歲像黎明的同事等等。   媽媽性格極其溫柔,加上床藝溫馨,令情人們快樂如仙,因此都對她留戀不 已。   她相信在城市之中可以找到像林志穎那樣的帥哥。                    (2)   16歲那年,我高中畢業了,媽媽通過她以前學生的關系讓我到醫院上班, 在院長辦公室幫院長打打文件資料跑跑腿,清閑的很,沒事時我就會串門玩。可 惜女醫生護士們都名花有主了,令我郁悶。   第二年,一個叫小云子小我一歲的女孩來到醫院做藥庫助理,她的外表由于 來自農村做過農活自然令我失望,皮膚有點黑頭發黃,臉干巴巴小小的。雖然我 沒心思泡她,但兩人非常聊得來。   第三年,她被來到這兒做臨時工比她自己還小一歲的阿健泡上了,這是一個 長得很帥的男孩,就像……他們好上之后,我仍然經常與小云子聊天,阿健也不 在意什麽,因爲他了解我。   這天打完文件后,我又去找小云子聊天,突然走廊響起了一陣清脆有成熟女 人風韻而熟悉的皮鞋聲,這不是媽媽走路經常發出的聲響嗎?   聲音越來越近,果然是我的媽媽。   她今天穿著深藍色套裙,玻璃長統絲襪,風韻迷人,令醫院 的一群色狼們 看了一定眼饞不已,雖然我到這兒工作三年了,她卻是第一次到醫院來看我。   她已經到院長室去過了,不用說,這院長正是媽媽以前的學生,比媽媽小6 歲,追求過媽媽好久,媽媽看出來他不會是個好丈夫,再說也不喜歡他的性格, 始終不同意,但他仍然一往情深。   當我叫出“媽媽”的時候,小云子驚訝的睜直了眼睛,她一定以爲這天仙般 的美人兒是我姐姐或是什麽親戚呢!她也跟著叫了聲:“阿姨您好!”   媽媽甜美的一笑,在小云子旁邊坐了下來。   “阿姨,你的長統襪子真漂亮!”小云子穿的還是肉色襪子,她不知道現在 流行玻璃絲襪了。   媽媽耐心的教她好多美容和衣著方面的知識,然后又向她問起有關婦科保健 方面的知識。今天婦科的女醫生沒有上班,是一個男醫生和一個外科男醫生在那 兒,色迷迷的看著每一個路過的女人。媽媽給他們嚇得花容失色,她也不愿讓院 長給自己檢查,因爲他貪戀自己好久了。   小云子講解一番后,讓我出去,她要給我媽媽檢查身體,然后又拿了一些婦 科藥送給媽媽。   就在媽媽準備回家時,阿健過來了,媽媽遠遠看了他竟然有一種暈眩的感 覺。   “那是我男朋友阿健。”   看著我媽媽裙舞翩翩的離去,阿健急急地來問小云子:“這漂亮女人怎麽不 多留她一會,我想好好看看她呢?”小云子告訴他那是我的媽媽,他才歎口氣下 樓了。                    (3)   媽媽過了幾天,請小云子和阿健到我家去玩,從此大家都認識了,沒想到阿 健竟寫了情詩送給我的媽媽,被我發現了:   何時   我的手可以爬上你迷人的裙擺   何時   你會告訴我   你夢中的玫瑰   會爲我而開   何時   你會告訴我   你少女般的心田   會讓我占據……   這也許是阿健的自作多情吧,但我不得不承認,阿健太像林志穎了。   媽媽開始經常到醫院來了,今天她買了好多菜,要和阿健小云子他們一起做 飯(到小云子的宿舍),小云子同意。她們在辦公室等待著阿健。   媽媽看到阿健走來了。他穿著湖藍色上衣,稻稈灰色長褲。那是本季城市服 裝專賣店 最流行的貨色。那兩種顔色的搭配,刺激得媽媽站起身來,癡心地望 著。隨著他的走近,那兩種顔色越來越清晰地在午后的陽光 閃耀,晃得她虛弱 的心都在咚咚狂跳。他離她越來越近了,她可以看到他烏黑的頭發隨著身體的節 奏,在額前活力充沛地晃動。   媽媽被他發現時,已經想癡了一張臉。他友好地“嗨”了一聲,她激動得熱 辣辣地發起燒來。   小云子和媽媽負責做飯,媽媽還帶來了咖啡,阿健被她倒咖啡時低眉斂首的 母性溫柔震撼著。在陽臺下面,他從沒有把她看得這麽清楚。他真希望咖啡能被 她永久地倒下去,他能永久浸泡在她美麗恬適的母性光輝 。   我看著電視,沒有關心這一切。吃完飯后,我和小云子到河邊談心,媽媽和 阿健負責刷碗和打掃垃圾。   好像并沒有發生什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