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明星偶像  »  明星記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明星記
  明星記(1)     深夜,一輛名貴轎車緩緩駛向一間堂皇富麗的大屋,車內坐著的除了一個穿 著整齊的司機外,還坐著一個作性感打扮的妙齡女郎。此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現 今最受歡迎的女歌手--陳蕙林。     車子駛進一條小路,四周樹影婆娑,一群烏鴉在空中盤桓飛舞,發出一些凄 慘的叫聲,彷佛在提示陳蕙林將要面對的悲慘命運。     終于,車子駛到屋前停下。司機替陳蕙琳開了車門,陳蕙林雖然萬分不愿, 仍然下車,在司機的引領下入屋。     大門緩緩打開,一把聲音傳來∶「蕙林,我早知你會來。我已在大廳布置好 晚餐,請進來享用。」陳蕙林四處張望一下,見不到人,「不用望了,這是透過 米高峰傳出來的。請快點來吧,不然飯菜都涼了。」陳蕙林咬咬牙,跺跺腳,便 隨那個司機走進飯廳。     一張長得離譜的酸枝木餐桌佔據了整個飯廳,天花垂吊著一盞豪華水晶燈, 桌子盡頭是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正在悠閑地享用晚餐。男人見陳蕙林進來,優 雅地站起身,走到餐桌的另一端,將椅子稍微拉后,向陳蕙林做出一個「請」的 手勢。陳蕙林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坐在位子上。男人卻不以為忤,溫和地對她一 笑,然后吩咐司機離開。     那男人道∶「這些牛排是用美國安格斯牛肉製成的,還有這支‘80年的法 國紅酒。希望你會喜歡。」     陳蕙林冷冷的道∶「不用多說廢話了,你究竟想怎樣?」     男人放下刀叉∶「令弟現在開始嶄露頭角,可喜可賀。」     陳蕙林顫聲道∶「你┅┅你別傷害他。」     男人俊秀的臉浮起一個邪惡的微笑∶「令弟是公司將來的新星,我又怎會傷 害他?」     陳蕙林感到有些語塞,恨恨地望著男人。     男人道∶「你今天乖乖聽話,我可保令弟星途暢順。」     陳蕙林冷冷道∶「你是在威脅我?」     男人搖晃著手中的酒杯,望著杯中蕩漾的紅酒∶「你也知道公司不喜歡的新 人會有什麽下場?而且,你初出道時,還不是一樣?都不是第一次了,何必這樣 固執。」     陳蕙林默然,暗思自己以前的確是這樣。     男人道∶「好了,蕙林,很久沒看過你的裸體了。」陳蕙林緊咬下唇,面上 已沒有血色。終于下定決心站起身,她恨恨的道∶「你要守諾。」男人沒有答, 只笑了笑。     陳蕙林今天本已經穿得很性感∶黑色的小背心,襯著黑色的皮短裙。她自從 走紅之后,已經沒有再在這男人面前脫衣。她抓著衣服的兩端,正要向上掀的時 候,男人卻道∶「要像脫衣舞女郎般脫,真的很久沒看過你了。」面對這羞恥的 要求,陳蕙林別無選擇,只有乖乖順從。     在臺上勁歌熱舞也毫不怯場的陳蕙林,如今正扭動蛇腰,緩緩地將那件小背 心除下,然后又將皮裙拉下,強烈的羞恥感令陳蕙林別過面去。男人欣賞著這個 表演,直至陳蕙林脫剩胸罩和內褲才吩咐她停下來。     男人脫下褲子∶「讓我看看你的口技有沒有退步。」陳蕙林望著那條昂首吐 舌的陽具,心中無比厭惡,但又不能不做,于是便舉步向男人走去。豈料,男人 卻道∶「我以前不是教過你要爬過來的嗎?」陳蕙林握緊拳頭,抑制著心中的怒 火,緩緩跪下,雙手著地,像狗一樣爬向男人。     她用手扶正陽具,張開櫻桃小口。陽具特有的味道刺激著她的嗅覺,她強忍 嘔心,螓首移前,將整支陽具含住。男人舒服地呻吟了一聲∶「你的口腔永遠都 是最溫暖,最適合口交的。」陳蕙林只求儘快完事,小頭顱一前一后,小舌頭一 撩一撥,讓陽具享受最刺激的感覺。     被當紅女星含著陽具,竭力奉侍,這份滿足與虛榮簡直無與倫比,男人按著 陳蕙林的后腦,一前一后的抽插。陳蕙林感到口腔內的陽具開始膨脹跳動,心知 不妙,雙手想推開男人,奈何力氣不夠。     含得片刻,男人在她口內射精。隨著陽具漸漸軟化,離開她的口腔,陳蕙林 只想吐出精液及漱口,但男人卻命令她要全部飲下,她只好強忍著嘔心,將精液 咽下。     男人似乎意猶未盡,命令道∶「自慰給我看。」陳蕙林搖搖頭,男人突然一 巴掌摑她∶「你別當你自己還是大明星,在這里,你只是一個性奴。快!不然我 帶你到刑房。」陳蕙林當下不敢違逆,走到桌上。     陳蕙林平時雖然時常自慰,但卻未試過在人前干這些事,不由得有點手足無 措。在男人的迫視下,她伸手進內褲,玩弄著陰核,輕搓慢拈之下,陰道流出一 些花蜜。陳蕙林感到全身開始發熱,她知道這是發情的先兆,她暗想∶「難道我 要當著他的面前高潮?太羞了。」被羞恥感刺激,性慾更高。     她熟練地玩著陰唇和陰桃,另一只手已經開始隔著胸罩撫弄乳房。她忍不住 發出微弱的呻吟,向男人道∶「請你不要看。」但男人卻笑著打量著她。她為了 逃避男人的視線,別過面去,雙手卻沒有停止動作,而且越來越快。挖著下體的 手沾滿花蜜,陳蕙林有時將花蜜涂在自己身上,有時舔食沾滿花蜜的手指。原來 陳蕙林自慰時喜歡將自己的淫水涂在身上,更喜歡舔食自己的淫水。     『反正我已經這個樣子了,再淫蕩點也沒關係。』陳蕙林想到讓自己放浪的 藉口,便將胸罩解下,然后又脫了內褲。雙手無拘無束,可以放浪地自慰。     男人凝視著一絲不掛的陳蕙林∶挺拔的趐胸、粉紅的乳頭,令人有點想用手 搓揉。烏黑的陰毛、微張的陰唇,是多少歌迷手淫時的幻想。此刻,淫水正汨汨 流出,閃亮著淫靡的光澤;那雙潔白勻稱的大腿,一張一合,撩動人的性幻想。     陳蕙林越弄越興奮,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她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在看,只是忘 形的在自慰。男人將一只CD放在唱機,按下了播放掣,喇叭立即傳來陳蕙林那 首《戀愛情色》。男人又開了一個投影機,墻上立時出現一段歌詞。     男人道∶「跟著那些歌詞唱。這些詞是我精心創作的。」音樂到了副歌那一 段,本來應該是「kiss me,ki ki kiss me,kiss me boy,快來,你快來。變化無 窮的戀愛」,現在卻變成了「fuck me,fu fu fuck me,fuck me man,快來,我 要含,聽我淫淫的呼叫」。     陳蕙林起始還覺得這些歌詞很下流,但唱著唱著,竟令自己的慾念越來越高 漲。到后來,陳蕙林越唱越大聲,間中夾了些淫叫,本已淫穢的歌詞經由她口中 唱出,更是淫蕩。     陳蕙林唱到最后幾句,將要高潮,已經唱不成歌,胡亂地淫叫∶「啊呀┅┅ 我不行了,我高潮了,舒服死了┅┅啊啊┅┅爽┅┅不行了,要丟了┅┅」     隨著這些淫蕩的叫聲,陳蕙林也達到高潮。陰精噴出,手大力地捏著乳房, 腳趾彎曲,兩腿伸直。她舒服地長嘆一口氣,躺在桌上大口地喘著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