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武俠玄幻  »  [恩愛云雨][完]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恩愛云雨][完]
山西云中山「落霞山莊」內,曾經住著一位名滿天下的大俠,這位大俠姓華名天虹,武林人士送了這位華天虹大俠一個外號,名為「天子劍」。二十年前,江湖上邪魔猖獗,暗無天日,華天虹獨挽狂瀾,力張正義,經過無數次出生入死,浴血苦戰,終于掃蕩妖氣,澄清宇內,為武林開創出一片新的局面。  華天虹武功蓋世,聲譽之隆,宛如日在中天,武林中的正派人士,視之為泰山北斗,便是販夫走卒、市井小民,也鮮有不知華天虹者。最近二十年來,江湖上這太平局面,可以說完全是拜華天虹之賜。但可惜大俠英年早逝,在十年前突發重病,竟然英年早逝,豈不令人扼腕嘆息。由于「落霞山莊」自二十年前已不問武林中事,與武林中人已無往來,因此江湖中人并不知道「天子劍」華天虹已經去世的消息。  華云龍,「天子劍」華天虹的唯一的兒子,出生武林世家,自幼過慣了錦衣玉食的少爺生活,大娘秦畹鳳——也就是華云龍姨媽,是江湖上有名的神醫。二娘白君儀——也就是華云龍親娘,是江湖上有名的美人。秦畹鳳生了三姊妹——大姐華美娟、二姐華美玉、小妹華美玲。除此以外,就是華云龍的奶奶華門文氏——文慧蕓。再就是一些仆婦、丫鬟、婢女之流,本來家中也有莊丁之流,但是自從華天虹去世以后,華門文氏——文慧蕓就把所有的莊丁都遣散了,因此現在「落霞山莊」之內,華云龍是唯一的男子,典型的「陰盛陽衰」。  華天虹去世時華云龍剛六歲,到今年華云龍已經十六歲了,因為華云龍是家中唯一的根苗,所以全家人都十分珍愛。從一出生起,白君儀、姨媽就對華云龍十分疼愛,照顧得無微不至,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飛了,凡事都順著華云龍的意。特別是秦畹鳳,別看她不是華云龍的親生母親,可對華云龍的寵愛一點也不亞于華云龍的親娘——白君儀。  華云龍和白君儀住在「盈園」,這「盈園」中芳草如茵,花團錦簇,蜂飛蝶舞,有巧奪天工的假山,有碧波蕩漾的小湖,回廊依地勢而繞,一條條鵝卵石鋪就的幽徑通向園中一座座或翠篁環繞、或花叢掩映的精雅別致的小院。在園中我們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院,家中所有的人對華云龍是傾其所愛,悉心照護,倍加寵愛。  從小華云龍就跟著母親白君儀一塊睡覺,不過自從華云龍滿八歲以后,不知為什麼,每個晚上上床之后,白君儀總愛看著華云龍發愣,然后就抱著華云龍親吻,還經常撫摸華云龍的渾身上下,有時連華云龍胯下的寶貝也不放過,每天都要花上一段不短的時間摸捏揉搓一番。白君儀還常說覺得身體不舒服,讓華云龍替她按摩,在她身上揉捏按撫,她的身材豐滿,線條優美,肌膚柔軟光滑而富有彈性,摸著有一種異樣的舒服感。  在華云龍八歲那年的夏天的一個晚上,發生了一件對華云龍的一生影響很大的事,令華云龍終生難忘。那天晚上,華云龍和白君儀上床睡覺后,白君儀先對華云龍進行了每天必不可少的親吻、撫摸、按摩后,說她的肚子不舒服,讓華云龍給她揉揉,于是,華云龍的手就在白君儀的肚子上輕輕地揉了起來,感到白君儀的小腹微凸渾圓,柔軟光滑,彈性十足,按撫著十分舒服,白君儀也著眼,透出一副十分舒爽的樣子。  華云龍的手按著按著,不知不覺地滑到了白君儀的胯下,隔著小褻褲碰到了一片蓬松的毛狀物,和像溫熱的小饅頭似的軟綿綿的一團肉,并沒有和華云龍一樣的寶貝,白君儀也不防被華云龍摸到了那里,「啊」的一聲嬌呼,粉臉生春,媚眼微,雙腿也一下子蹬直了。  華云龍傻傻地問道:“娘,您怎麼和龍兒的不一樣?”  白君儀一聽,「噗嗤」一聲笑了:“龍兒,你這個傻小子,怎麼問這個呢?也好,娘就給你說說,免得你長大了什麼也不懂,鬧笑話。你的寶貝,是你們男人特有的寶物,我們女人是沒有那玩意兒的。”  “那你們女人長的是什麼?”華云龍繼續問道。  “你管我們長的是什麼呢?關你什麼事?”白君儀故意逗華云龍。  “娘,您讓龍兒看看吧。”華云龍提出了一個令白君儀意想不到的請求。  “啐,去你的,臭小子,敢打你娘的主意。”白君儀臉紅紅的,有點難為情。  “什麼叫「打娘的主意」?龍兒不懂,讓龍兒看看嘛,好白君儀,求求您啦,您不是說怕龍兒長大了什麼也不懂鬧笑話嗎?您不讓龍兒看,那麼龍兒不是還不懂嗎?求求您,娘,就讓龍兒看看嘛。”華云龍好奇心大起,繼續哀求著。  白君儀起先還是不讓華云龍看,但經過華云龍鍥而不舍的哀求,她被華云龍纏不過,只好答應了他,但是又說:“看可以,不過你千萬要記住,不能讓別人知道。”  “好的,娘,龍兒保證不說。”白君儀起身脫去了褻衣,躺到了床上,把華云龍拉到了她兩腿之間,紅著臉說:“看吧,看個夠,反正你當年就是從那里出來的,那時也見過的,只不過你絕對不記得罷了。你這個臭小子,真把娘給纏死了,娘怎麼碰上了你這個小冤家,一見到你,娘就沒主意了。”  那時華云龍才八歲,還不知道欣賞白君儀那迷人的玉體,只向她兩腿之間一看,只見隆突又豐滿的陰戶,像半個剛出蘢的軟饅頭那麼大,陰毛不很長,但卻很多,濃密而蓬亂地包著整個突起肥美的陰戶,中間有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紅通通的很是誘人,肉縫已經有些濕潤了,彷佛還熱騰騰地冒著熱氣。  “娘,你們女人的這東西叫什麼呀?怎麼這麼好看?”  “呵,好小子,這麼小一點就知道欣賞女人的那東西了?我們女人這東西,叫做「陰戶」,民間也有叫「小穴」。”白君儀給華云龍講著,臉紅得像盛開的桃花。  她大概怕華云龍不懂,又坐起來,用手翻弄著她的陰戶給華云龍做實物講解:“這一團毛,和你們男人的一樣,叫陰毛,小肚子下面凸起的這一塊叫陰阜,陰阜下面這兩片能分開的嫩肉叫大陰唇。分開這兩片大陰唇,里面這兩片更嫩、更嬌艷的嫩肉叫小陰唇。分開小陰唇,這里有兩個小洞口,之所以說是洞口是因為里面都有肉洞,上面這個小口叫尿道口,里面的肉洞是尿道,是女人尿尿用的的通道。下面這個稍大點的洞口叫陰道口,陰道口里面的肉洞就是陰道,陰道就是和生小孩用的。兩片小陰唇上面會合處的這一粒鮮艷嬌嫩的肉核呢,就叫陰蒂,它是我們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說著,白君儀還用手輕輕地撥弄了陰蒂幾下,陰蒂有些發漲勃起了。  “娘,為什麼男女長得不一樣呢?”華云龍不解地問。  “乖兒,那是上天造人的杰作,也是人世間最大快樂的源泉。我們女人生了一個肉洞兒,你們男人長了一根肉棍兒,就是讓你們男人來插我們女人的,這就叫交歡。這是人世間最快樂的事,這樣一來,人類才會延續,才會生小孩兒了,小孩兒才會從我們這肉洞中生出來了。”  “那龍兒是從您這洞洞中生出來的嗎?”  “當然是了,我是你娘,你不從娘的身上生下來,從誰的身上生下來呀?生你的時候,可把媽痛壞了。”  “為什麼呀,娘?”  “為什麼?還有臉問,你想想,你生下來的時候,雖然是很小,可也有這麼大一塊,硬從娘這個密不透風的陰道中硬擠出來,能好受嗎?”白君儀故意繃著臉。  “娘,您受苦了,謝謝您,龍兒該怎麼報答您呢?”八歲的華云龍已經懂得孝敬母親白君儀了。  “傻兒子,天下哪有母親生兒子是為了讓兒子報答的道理呢?不用你報答,只要你愛娘、孝敬娘就行了。”白君儀溫柔地笑了,是那麼的慈祥、和藹。  “娘,龍兒當然愛您,當然孝敬您。”華云龍聽白君儀說完后,用手輕輕摸了摸她那好看的小穴,覺得軟綿中又微微有些發硬,不像初碰到時那麼柔若無骨,就問道:“娘,怎麼又變硬了?”  “臭小子,還不是讓你逗的?女人的這東西,在有性欲的時候也會微微發硬、膨脹,這和你們男人的那東西在有性欲時能硬得像鐵一樣、脹大一倍左右,道理是一樣的。”  “娘,龍兒這寶貝為什麼不會硬呢?還有,龍兒怎麼沒有陰毛呢?”  “傻兒子,你還小,等你長大了,陰毛就會生出來了,到那時,你就也會有性欲了,一有性欲寶貝也就會硬了。而且娘保證,你這玩意兒硬起來會比別人壯觀上好幾倍。”  “那什麼又叫性欲?龍兒現在怎麼沒有?”華云龍又問道。  “性欲就是有了交歡的欲望,你還小,怎麼會有大人才會有的性欲。”  “原來是這樣呀,娘,您的這里現在有點硬了,按您的說法就是有性欲了,也就是說您是想了?”華云龍摸著白君儀的陰戶問。  “去你的,你怎麼能這樣子說娘?我可是你的親娘呀。”白君儀有點生氣了。  華云龍趕緊安慰白君儀道:“娘,龍兒是和您開玩笑呢,不要生龍兒的氣嘛。”華云龍爬在白君儀身上撒著嬌。  “娘知道你是在和娘開玩笑,娘不怪你,哪有當母親的和兒子計較的呢?臭小子,真是個天生風流種,這麼小就會調戲女人了,而且調戲的還是你的親娘。”白君儀也和華云龍開起了玩笑。  “娘,龍兒不是調戲您,龍兒是實在太愛您了。對了,您不是說男人用肉根兒插女人的肉洞兒是人間最快樂的事嗎?您那里硬了不說明您也有了性欲?您還說是讓龍兒逗的,那意思不是說您也想和龍兒嗎?那就讓龍兒的寶貝插進您的里,讓您得到你所說的人世間最大的快樂,以此來報答您,好不好?”華云龍突發異想。  “去你的,你這個小子怎麼這麼下流?”白君儀真的生氣了,一巴掌打在華云龍臉上。  從小華云龍就被白君儀和秦畹鳳她們寵慣了,從來沒有人打過華云龍一下,這是白君儀第一次打華云龍,華云龍被嚇哭了,捂著臉問:“娘,您怎麼打龍兒?龍兒說錯什麼了?”  白君儀一見華云龍哭了,也后悔了,心疼起華云龍來了,摸著華云龍的臉問:“讓娘看看,娘打痛你了嗎?龍兒不哭,龍兒不哭,是娘不好,你又不懂事,不是故意污辱娘,娘不該打你,對不起。”白君儀說著,親著華云龍被打痛的地方,自己也哭起來了。  華云龍一見白君儀哭了,立刻孝心大起,馬上不哭了,又安慰起白君儀來:“娘,您別哭,龍兒不哭了,您也別哭了。”  白君儀見華云龍不哭了,也停止了哭泣,又溫柔地用唇吻去華云龍臉上的小淚珠:“好,我們都不哭。”  華云龍又小心翼翼地問:“娘,您剛才打我,是因為龍兒說錯什麼了?龍兒可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報答您。”  “去你的,哪有這樣的報答法?娘說是你逗的,就是想和你嗎?我是你娘,是你的親生母親,你這小子怎麼想你自己的親娘?”白君儀又打了華云龍的臉一下,不過這次可和上次不一樣了,又溫柔、又慈祥,就像撫摸華云龍的臉一樣,接著她自己又「吃吃」地笑了。  “不嘛,不嘛,為什麼龍兒不能?為什麼您是娘,龍兒就不能和您干那麼美的事?您不是說那是人間最最快樂的事情嗎?”  “看你急得,娘逗你呢。娘告訴你,除了夫妻之外的自己的親人是不能干這種事的,特別是有直系血緣關系的就更不能了,像咱們這種親生母子的關系就更更更不能了。”  “為什麼自己的親人不能干這種事呢?和不親的人干這種事又有什麼意思?難道古人定的我們就一定要遵循嗎?”  白君儀一聽,又被華云龍逗笑了:“你這個小精靈,真是稀奇古怪,哪里來這麼多歪理?”  “娘,龍兒真的好想和您……”說到這里,華云龍又問:“娘,您剛才說和您干那種事該怎麼說?”  “交歡。”白君儀隨口而出,臉馬上又飛紅了。  “娘,龍兒真的好想和您。龍兒太愛你了,聽您說是件那麼快樂的事,那麼為什麼不讓龍兒和最親愛的娘來干這種事?龍兒真的想像不出怎麼能和別的人干這麼快樂的事,龍兒不把快樂獻給最親愛的娘獻給誰?娘,龍兒太愛您了,真的太愛您了,龍兒不知道離開娘該怎麼過。”華云龍壓在白君儀身上撒著嬌。  白君儀聽,極受震動,抱著華云龍的頭,深情地注視著華云龍,怔了半天,又親了華云龍一下,說:“我的好孩子,你對娘真好,你這麼愛娘,真讓娘感動極了,娘也離不開你,娘更愛你,好吧……”說到這里,又停了下來,好像要下什麼決心,看得出她的思想斗爭極為激烈。  但是白君儀畢竟是有苗疆血統,行事向來不循正道,終于,她下定了決心,說:“好,我們就豁出去了,不過,現在你還小,還不適合干這種事,剛才你不是說你的寶貝還不會硬嗎?寶貝不會硬那怎麼能干成呢?”  “為什麼干不成?”華云龍插言道。  “傻兒子,什麼都不懂,還想和親娘干。娘告訴你女人這陰道在平時是密閉的,在有性欲時因為充血而膨脹,那就更緊了,你的小寶貝硬不起來,又這麼短,這麼小,怎麼能插得進去?就算娘是生過孩子的人了,陰道已經松了,你也肯定弄不進去,更不要說來個處女,陰道那麼緊,洞口處還有處女膜擋著,你就更弄不進去了。”白君儀耐心地給華云龍講解著,給自己的親生兒子上一堂啟蒙教育課。  “什麼叫處女、處女膜呀?您的處女膜在哪里?讓龍兒看看。”  “處女就是沒有讓男人干過的女人,處女膜就是處女的標志,娘早已不是處女了,兒子你都生出來了,怎麼會有處女膜呢?它是一層薄膜,長在女人的陰道口,是女人陰道的一層屏障,男人的寶貝要插進女人的陰道中去,就必須首先從處女膜過,一進去就把處女膜弄破了,女人就會流一些血,處女膜一破,這個女人就從少女變成了真正的女人了,你看,娘這里……”  說著,白君儀掰開自己的陰唇,指點著讓華云龍看:“這就是處女膜被你爹弄破留下的處女膜殘痕。以后你要和女人玩,就要從這一點上判斷她是不是處女,能不能配上你。好了,不要多說了,娘告訴你,現在你是絕對不成的。傻小子,等你長大,等你到十六歲以后,真正成年以后,娘一定給你。龍兒,為了你日后武學上的境界,你在十六歲之前一定不能破身,你能答應嘛?”  “娘,龍兒聽你的。”華云龍向白君儀發誓。  “好了,咱們該睡了,今天晚上的事你千萬不能出去亂說,只有你知我知,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要不然,娘就沒法做人了,就只有死路一條了。”白君儀囑咐華云龍。  “娘,您放心,就是打死龍兒也不會說的。”  不過從那天晚上以后,華云龍就和白君儀分開了,白君儀是怕影響了華云龍練功的進度。為了照顧華云龍,白君儀指派了一個小丫鬟小鶯伺候華云龍,她大華云龍兩歲,挺會伺候人,人又機靈,善解人意,長得也得漂亮,華云龍很滿意。不過,華云龍當時還不太明白白君儀為什幺為答應自己的要求,后來他長大了,才慢慢明白。  一方面是因為華天虹的突然去世,白君儀把全部的愛都移注到華云龍的身上,在古代而言,女子出嫁從夫,夫死從子,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另一方面,卻是因為華云龍自身的原因。后來華云龍從白君儀口中才得知了一些事情:在華云龍滿百日時,白君儀曾請有名的相士為華云龍面相,當時相士端詳著華云龍玉粉妝玉琢般的臉龐片刻,道心觸動,似是預見了什幺,又似是不愿意相信似的,搖了搖螓首,喃喃道:“禍也?福也?”  白君儀聞言面色緊張,心中不安地問道:“先生的意思是……”  相士僅道:“天意難測,順其自然。”  白君儀聽不懂,再問道:“先生究竟是什幺意思?”  相士道:“你若有珍寶將如何處之。”  白君儀道:“收藏在秘室中,不輕示于人,如不是親人密友不讓見。”  相士道:“你有此兒,就如同擁有一稀世珍寶,你明白該如何做了吧。”  白君儀有點理解地道:“先生的意思是要我將龍兒藏于家中。”  相士頷首道:“越少見人越好,尤其是女子。”  白君儀告訴華云龍當時她并不明白相士的意思,隨著華云龍漸漸地長大,大家開始明白相士為何讓華云龍「越少見人越好,尤其是與女子」的道理了。原來華云龍自小便長得面如敷粉,清秀迫人,出奇的俊俏,而且越長越俊。七八歲以后,渾身上下就已隱隱散發出一股讓任何女子見了都心生愛意,迷戀不已的奇異魅力,尤其是他的笑容更是讓女子心慌意亂,心醉神迷,凡是見過他的女子心中皆徒生自己為何不晚生的怨恨。若是讓華云龍外出,不知要惹上多少孽緣,這也就是相士之言的道理。  所以,不僅白君儀,就是秦畹鳳、華美娟姐妹們諸女在對華云龍的濃濃親情中還摻雜著一種道不清,說不明的男女之間的情感,并且這情感隨著華云龍的成長而日益俱增。其實諸女亦知這是萬萬不可的,但是她們已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這也是白君儀當時無法拒絕華云龍的原因之一。不過,正因為如此,「落霞山莊」才二十年不履江湖,一方面是因為不欲重入江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華云龍的原因。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見華云龍已經快十六歲了,完全懂得了男女之事,所剩的只是實踐了。而他也發現家中全是大美人,一個個千嬌百媚,各具風采。  白君儀和秦畹鳳都還不到四十歲,秦畹鳳三十七,白君儀三十六,都是艷光四射,風韻迷人,傾城的容顏,高挺的酥胸,細細的柳腰,白嫩的肌膚,每一寸身體都散發著誘人的熟透了的女性的氣息。  大姐華美娟,大他一歲,是典型的柔順、乖巧的好女孩,生性最溫柔,性情最賢惠,是個標準的古典美人。二姐華美玉,只大他兩個月,多愁善感,也很溫柔體貼,脾氣也好,斯文嫻靜。小妹華美玲,小他一歲,個性倔強,生性開朗,敢做敢當,但心底里卻溫柔善良,屬外剛內柔型。而且,從小到大,最喜歡粘著華云龍。  姐妹三個雖然個性不同,但有一點卻是相同的:每個人都長得天姿國色,高貴圣潔,外表看來是「艷若桃李,冷若冰霜」,對華云龍卻溫柔體貼,百般遷就,萬般照顧。另外,家中的丫頭、女仆,一個個也都是中上之姿,特別是華云龍的丫鬟小鶯,更是個美人胚子,也早已到了含苞怒放的花季。  但是,家中美女一大群,華云龍卻一直是處男之身,并沒隨便找個像小鶯這樣的小丫鬟來平息心中愈來愈烈的青春欲火,這當然主要是因為華云龍的武功未成。  這天華云龍滿頭大汗地練完劍,倚著一株蒼松小憩。抬頭偶爾注意到眼前的景致,忽然心中一動。長空寥廓,浮云遮眼。夕陽下滿山蒼翠,幾朵火紅的山花在蒼蒼翠微中寂寞開放,微風過處,黯然搖曳,似在等待春去時候的飄零。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華云龍惆悵地想,風景依舊,我卻再也不是十年前父親「天子劍」去世時的那個惶惑小孩子了。日日劍氣,小孩子變成了長身玉立的英俊少年。時光,真的是一個最奇妙的魔法師。他的手指輕輕一點,小孩子不見了,多了個少俠,弱不禁風的小小軀體已蓄滿內力,似乎剛剛還在騎竹馬的小手轉眼緊握三尺長劍,手臂一振,鋼劍發出陣陣清吟。  而多夢的少年時代也隨之結束了,唉,流光容易把人拋,峰嵐中一只蒼鷹劃著有力的弧線飛去,矯健的身姿慢慢變成一個小黑點,消失在遠方。斜陽外,風煙滾滾,芳草萋萋,暮色蒼蒼茫茫籠罩關山鐵壁,那里是萬里江湖。不遠后的一天,我將要踏入江湖,青衫磊落長劍風流,四海漫游快意恩仇。  劍飲仇人血,酒到大杯干。體會黃塵古道的風沙,滄江孤舟的寂寥,英雄結義的慷慨,劍掃江湖的豪邁。華云龍的劍和他的名字將傳遍大地的每一個角落,每個人提到他,眼睛里都會射出傾慕的光,互相驕傲地說在哪里哪里見過大俠華云龍,添油加醋地吹噓他的種種事跡,他更將牽動無數芳心,夜夜走進江湖女兒懷春的好夢……華云龍對著空山夕照、春花流云、長天雄鷹的種種景致,就這樣浮想聯翩,從感嘆年華流逝、人生如夢到陷入對日后行走江湖的深深懷想。  “哥,你又在發呆啦?”一聲嬌笑將華云龍狂亂的思緒拉回來,可愛的小圓臉,淡黃色裙裾,笑靨如花,聲音總帶著黃鸝般的嬌嫩清脆,除了小妹華美玲還有誰?她大概是來喊華云龍回去吃飯的。  華云龍轉過身子張開雙臂,笑道:“過來,讓哥哥抱抱。”  華美玲笑嘻嘻地走過來,聽話地將柔軟的身軀靠在他懷里:“來,香一個。”當哥哥的為老不尊,一把將她抱住,一邊在她柔軟的腰肢上重重地捏了一把。  華美玲依言湊過臉來親了親華云龍的臉頰,溫順地將頭垂在他的頸邊,一時間溫玉滿懷吹氣如蘭,淡淡少女發香一絲絲鉆入鼻孔。從小到大,華美玲和華云龍的感情都很好,小時侯的她,用她娘秦畹鳳的話說就是,一天到晚猴在哥哥身上。如今一轉眼已經快十五歲了,造化的魔法師在她身上施展了更多的魔法,當年的黃毛丫頭蛻變成亭亭玉立的小美人,精致的面容,身體玲瓏浮凸,曲線呈露,像五月含苞的玉蘭,帶著青春的雨氣晨露,明朗芬芳充滿活力。但仍然喜歡像從前那樣和華云龍粘粘乎乎,沒有絲毫的忌憚。  華云龍枕在自己妹妹的腿上,感覺后腦勺處柔軟而富有彈力,便夸她沒白練這幺多年的輕功,大腿飽滿結實,天生一個好枕頭。華美玲笑著擰他的鼻子,她的表情開始和平時不太一樣,笑容依然很甜,但多了幾分羞澀,聲音越來越輕柔。  華美玲凝視著華云龍,表情有點奇怪,就像看著自己一件心愛的物事,目光溫柔而又充滿愛惜。四目相對,她的臉似乎越發紅了,但目光沒有一點退縮。她俯下臉,柔軟的嘴唇,在華云龍的額頭上輕輕一吻。等她抬起頭來,華云龍迎上她驚慌的躲躲閃閃的目光,心里一下子明白了。  華云龍靜靜地躺著,一句話不說,似笑非笑地看著華美玲。她緊張地笑了,耳根子都羞得通紅,像個做了錯事的孩子。華云龍眨眨眼,然后眼睛一閉繼續睡覺。其實華云龍根本睡不著,一顆心撲通撲通在胸膛里亂跳。華美玲也不開口說話,惟有喘息聲變得越來越急促。她把華云龍的頭抱起來,大概想挪個位置。她似乎猶豫了一下,然后把華云龍的頭放在身體的另一個地方。  華云龍只覺得頭部被華美玲的雙臂緊緊地抱著,然后后腦就觸及到一個更為柔軟的地方,就像枕著兩團波濤,微微一動,小小的波濤就改變形狀,朝兩邊溢開。華云龍楞了一下,忽然明白過來那是少女的胸膛,剎那間口干舌燥血流加快,胯下棒子一下子就直了。  華云龍把頭一歪,臉隔著裙衫壓扁華美玲的一個嫩乳,鼻子蹭著另一個。然后裝做調整睡姿狀,腦袋不安分地動彈,盡量地感受那兩團柔軟的波濤。砰砰砰,她的心跳像鼓點一樣越來越急,華美玲一定明白了華云龍的不良意圖。但她沒有躲避,反而挺起胸膛,雙手環抱得更緊。華云龍知道她鼓起最大的勇氣才能這幺做,這時她的臉色一定很好看,可惜華云龍看不到。  華云龍克制住自己強烈的沖動,那就是坐起身來,把華美玲一把按倒在大石頭上,掀開她的茜裙,用爪子直接揉弄她的小嫩乳。他不敢再動了,靜靜地躺在華美玲懷里。她咚咚的心跳也開始變緩,漸漸地安靜下來。林月如鉤,樹影橫斜,清涼的晚風絲絲吹在他們身上,一陣陣沁人心脾。四下里小蟲不住吟唱,遠處則傳來幾聲長長短短的鳥啼。光,影,聲,還有無處不在的春的氣息構成這寧靜華美的云中山之夜。  一覺醒來,紅日滿窗,已快近中午時分。華云龍大叫不好,連忙一骨碌起身。只聽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華美玲走了進來。見華云龍起床,她的臉色如春花乍放。  “哈哈哈,大哥懶覺終于睡醒了,沒羞沒羞……”  “去去去,這兩天練功勞累,多睡了一會。咦?你們怎幺不喊醒我?”  “人家一大早就想來叫你,可娘說你這兩天練功累了,吩咐我別叫,讓你多睡一會,人家一直在等你睡醒,可你就是睡得那幺死。”華美玲聲音變小了,臉色泛紅,便如玫瑰般嬌艷,目光里充滿柔情。撅起小嘴嘟噥,嘴角卻依然露著甜甜的笑意。  唉,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啊,愛一個人愛得這幺辛苦,華云龍不禁有些感動:“美玲,過來。”  華美玲的臉更紅了,“干什幺?我不過去。”  “過來嘛,哥哥和你說會子話。”  “站在這里也能說,什幺話非要過去說?”華美玲倚著房門,滿臉紅暈,目光羞得不敢與華云龍相接,就是不肯過來,昨晚的大膽忘情全然不見。她肯定知道華云龍想干什幺,青梅竹馬一塊長大,誰不知道誰啊?看到她又羞又喜的嬌俏模樣,華云龍覺得好笑,但也心中一甜。  “好,你不過來我就不起床。”  “……”這幺大的人耍賴,要是別人肯定受不了。可是華云龍一貫如此,華美玲也習以為常了,瞪了華云龍一眼后無計可施,認命般地走了過來。過來前還主動把門關上,看來果然心有準備。  華云龍坐在床上一把摟住她,向她唇上吻去。華美玲在華云龍的懷里乖乖地毫不掙扎,嚶嚀一聲,呼吸開始變得粗重。見她如此柔順,華云龍一股欲火騰地沖上胸膛,大手隔著衣服按住華美玲的胸前蓓蕾,一陣狂捏,只覺觸手綿軟盈盈一握,便如小鴿般在手中一跳一跳,嘴唇貼住她濕熱的雙唇。  離開華美玲的雙唇,看著懷里的人兒。她雙目緊閉,長長的睫毛不住抖動,臉蛋嬌艷得似要滴出水來。大口的氣息帶著少女的甜香噴在華云龍臉上。華云龍發覺手掌還放在妹妹胸脯上,趕快拿開。但拿走之前還是忍不住又捏了一把,頗為戀戀不舍。  華美玲發覺華云龍舉動有異,睜開大眼睛奇怪地看著華云龍,華云龍親親她的臉頰,說:“今天就到這兒,算是給你個教訓,以后別亂親人家男孩子。時間不早了,我得趕緊去見姨媽。”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華云龍更加刻苦地練功,終于在他即將滿十六歲的前夜,達成練武人夢寐以求的境界。昨夜練了一夜的功,終于打通了「任督二脈」,達成了武林認為夢寐以求的境界,因此一大早起來,華云龍就迫不及待的來找母親白君儀。  當華云龍將喜訊告訴白君儀時,白君儀欣喜地將華云龍摟入懷中。她鮮紅的櫻桃小嘴在華云龍白皙的俊臉上四處吻著,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白君儀紅潤的朱唇吻在了華云龍嘴唇上。一瞬間,接觸的二人砰然心動,嘴唇變得僵硬。華云龍驚訝地瞪大眼睛看著白君儀,彷佛是后悔的念頭掠過了白君儀的腦中,她立將朱唇移開。華云龍陶醉地望著白君儀道:“娘,你可以像剛才那樣吻我一下嗎?”  白君儀閉上杏眼,芳心微微跳動著,將溫軟嫣紅的香唇吻在了華云龍嘴唇上,華云龍只覺白君儀的嘴唇簡直妙不可言柔軟,濕潤,還富有彈性,讓他有一種咬她一口的沖動。而且白君儀呼出的熱氣帶著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啊……娘的吻……甜蜜的吻……令我魂牽夢縈到如今……”  “龍兒,你將舌頭伸進娘的嘴里來吧。”白君儀張開香氣襲人的櫻桃小嘴,甜蜜的喃喃聲道,她兩條柔軟無骨的粉臂摟在了華云龍的脖子上。  華云龍用力吸白君儀的紅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白君儀充滿暖香、濕氣和唾液的芳口中。華云龍的舌頭先是在白君儀嘴里前后左右轉動,時時與她濕滑的舌頭纏在一起。一會兒,華云龍感覺舌頭有點兒發麻,剛從白君儀嘴里抽出來,她滑膩柔軟的丁香妙舌卻伸出來鉆進華云龍的嘴里,舌尖四處舔動,在華云龍的口腔壁上來回舔動,華云龍熱烈地回應娘的愛和白君儀的丁香妙舌熱烈地交纏著。  白君儀玉體顫抖,更用力的和華云龍的舌頭糾纏,追求無比的快感,嘴對嘴的吸吮對方嘴中的唾液。華云龍含住白君儀滑膩柔軟鮮嫩的丁香妙舌,如饑似渴地吮吸起來:“啊……娘的舌頭真好吃……如同棉花糖般柔軟……卻永不融化……”華云龍如飲甜津蜜液似的吞食著白君儀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人腹中。  白君儀亮晶晶的美目閉得緊緊的,潔白細膩的玉頰發燙飛紅,呼吸越來越粗重,玉臂將華云龍抱得更緊。華云龍因而開始明顯感到娘挺挺的飽滿漲鼓鼓的一對玉乳上下起伏,在胸脯上磨擦不已。他心神搖曳,禁不住更用力愈加貪婪的吸吮著白君儀濕滑滑柔嫩的香舌,吞食著香舌上的津液。似是恨不得將白君儀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  華云龍有意將胸脯貼緊白君儀漲鼓鼓的富有彈性的玉女峰極力擠壓著,弄得白君儀心慌意亂,春興萌發。當華云龍繼續用力吸時,白君儀感覺到疼了,丁香妙舌在華云龍嘴中掙扎著直欲收回,但是無濟于事。白君儀看華云龍不停止,急得使勁哼哼,頭左右搖動,又用手抓擰華云龍的后背。  華云龍張開嘴放她舌頭來,白君儀傲挺的酥胸不住的起伏,不停地喘氣,溫熱清香的呼吸噴在華云龍臉上,華云龍感覺很是舒服。白君儀白嫩的香腮暈紅艷麗迷人,深邃清亮的媚眼異彩閃耀凝視著華云龍,嬌嗔道:“龍兒,你吸得娘舌頭疼死了。”  華云龍似仍沉醉在白君儀丁香妙舌的美味中,失魂落魄意猶未盡地央求地道:“娘,再親一次嘛,我才品嘗到你嘴中的甜味,你怎幺就推開我了?”  白君儀羊脂白玉般的玉靨隱含春意,秋水盈盈的美眸嬌媚的看著華云龍道:“娘嘴里又沒有糖,那有什幺甜味。”  華云龍神情陶醉地道:“娘,你那比塘不知好吃多少倍,你的唇兒和舌頭柔美軟潤,芬芳甜蜜,更有一種無法比擬的溫馨的味道,親著,就像慢慢啜飲濃醇又不失清怡的美酒,暈淘淘,火熱熱,又輕飄瓢的,連心都醉了。”  白君儀見華云龍如此說,芳心感覺無比的甜蜜。她顧盼生姿的明眸嬌羞的一看心愛的兒子,膩聲道:“你呀,就是會騙娘,娘怎會如此甜,怎幺我自己不知道。”  華云龍笑了笑道:“娘自己沒有嘗過自然是不知道。”  白君儀嬌聲道:“算娘說不過你……”  “那就讓我再親一次,娘,我的好娘。”華云龍央求道。  白君儀欺霜塞雪的香腮粉紅恍如桃花綻放,嬌羞地微閉秀目,仰起臉將嫣紅的櫻桃小嘴送上。這一次可就吻的比上一次要悠遠長久。白君儀任是呼吸迫促,香舌酸疼,臉兒酡紅,小鼻扇兒急速地張合,她卻絲毫也不作掙扎推拒,就那幺溫順的配合著愛兒,任由他緊緊的擁抱著,任他吮吸著,她要讓華云龍親個夠,吻個足。  好一陣子,華云龍才滿意地將嘴唇移開,白君儀情意綿綿地看著他道:“親夠了?”  華云龍笑道:“那會夠,這一輩子也親不夠,娘你的舌頭真甜,以后你還能這樣吻我嗎?  白君儀粉腮熱紅,媚眼含春點點了頭,輕柔道:”嗯,可以,只要你乖。“她驀然看見華云龍挺翹若帳篷的褲子,芳心羞得砰然跳動,嬌靨漲紅,立轉身顫聲道:”今天晚上來找娘,現在去見奶奶和大娘,告訴她們你的武功已成。“華云龍有些戀戀不舍地走了,白君儀感到貼身褻褲濕濕的,自己竟然剛才泄身了。想起方才那一幕,她猶芳心砰砰直跳,嬌靨滾燙發熱,心情久久難以平靜。  入夜,白君儀房中紅燭高燒,華云龍怔怔地看著白君儀緩緩脫下純白的睡衣及肚兜,曲線玲瓏潔白如玉的嬌軀上,只剩下一掩蔽住隱密私處的粉紅色的褻褲,仰臥在床上,凹凸起伏雪白的酥胸袒露在外。剎時,室內暗香浮動,春光旖旎。  華云龍看見白君儀高聳入云、圓潤瑩白、沒有半點下垂的豐乳,及被粉紅乳暈圍繞著的兩粒蓮子大小、腥紅微微向上翹起的乳珠,心兒不由砰砰直跳,就欲爬上床。白君儀道:”把衣服脫了再上來,乖。“華云龍三下五除二將外衣外褲脫了,下體僅有一藍色褻褲急切地上了床。白君儀明媚的美眸不由自主地看了下華云龍漲鼓鼓的下體。華云龍滿心歡喜地將白君儀白玉半球形豐碩的嫩乳握入手中。他發現娘的乳房真是肥大,一只手僅僅才覆蓋住一小半,兩只手都不能將一只豪乳掩握住。他在驚嘆之余,感覺握在手中的圓乳,柔軟中充滿彈性且潤滑溫熱,很是舒爽。  他激動地按住這心慕已久的玉乳忽左忽右用力地揉按起來,弄得豐隆柔滑的豪乳一會兒陷下一會兒突起,白嫩的乳房肌肉從華云龍手指縫中綻現出來。華云龍看著在手指中搖晃的珍珠般美麗令人憐愛的粉紅色乳頭,他吞了一口口水,有了一股想吸吮地沖動。  華云龍低下頭,將臉伏于白君儀豐盈香馥馥的酥乳中間。一股甜甜的乳香直沁心扉,華云龍心神一蕩,用熱唇咬住白君儀暴露在外面,覺得害羞而發抖珠圓小巧的乳頭。一口含入嘴中宛如兒時吃奶似的吸吮起來。他邊吸吮邊用舌頭舔舐著敏感的乳珠,不時還用牙齒輕輕地咬著。弄得白君儀只覺乳頭麻癢叢生,并且這癢漸漸地波及到渾身,麻痹般的快感震動了肌膚。  白君儀內心深處的情欲被激起,她纖纖玉手撫摸著華云龍的黑發,欺霜塞雪的嬌顏泛紅,芳口微張:”啊……哦……嗯……龍兒……輕點……別將娘咬疼了……“輕聲呻吟著,艷紅的乳頭在華云龍嘴中漸漸地變硬。  這是華云龍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女人的呻吟聲,此聲讓他欲念橫生,心旌搖蕩,寶貝倏地充血膨脹起來,不一下就直挺挺地抵壓在白君儀敏感溫軟的神秘的三角地區。雖然隔著褲子,白君儀猶感覺到華云龍寶貝的硬度和熱度。她春心一蕩,頭腦昏眩,淫興萌發,只覺下體陰部和肉穴也騷癢起來。她將渾圓挺翹的粉臀在下轉動,以使寶貝磨擦著騷癢的陰阜,雖是隔靴搔癢,卻也聊勝于無,略解騷癢。  白君儀吹彈可破的俏臉暈紅,隱生春情,櫻口中發出的呻吟聲漸高,呼吸粗濁。華云龍也是情欲漸起,神魂飄蕩,更為用力地吸吮舔舐著乳頭,揉按著酥乳。忽然,白君儀修長圓潤的嫩腿纏在華云龍屁股上,將華云龍的屁股用力向下壓,使硬挺的寶貝緊緊地抵壓在她芳草萋萋鸚鵡洲上。白君儀顫聲說道:”龍兒,你長大了,娘沒忘咱們的約定,終于等到了卻心愿的時候了,今天娘就全給你,來,把衣服脫下來……“白君儀心兒跳動,白凈的纖纖玉手,微微顫抖著伸到華云龍褲頭,將褻褲脫了下來。那根大寶貝立刻跳了出來,似怒馬,如餓龍,威風凜凜地昂然挺立著,根部叢生著烏黑發亮的陰毛,布滿了陰部和小腹,又粗又長的粉紅色的莖體,又圓又大的赤紅色的龜頭,看上去誘人極了。  白君儀大吃一驚大吃一驚,一把抓住,仔細檢查:”龍兒,你的寶貝長得怎麼這麼大?還這麼硬,太好了,竟然是個特大號的,你真是男人當中的王了。“白君儀用手握住華云龍的寶貝捋上捋下地滑動,愛不釋手。  經過這一陣子的揉搓滑動,華云龍的寶貝被弄得青筋怒漲,全根發熱,碩大的龜頭又脹大了許多,邊沿高高地繃了起來:”娘,脹得更難受了,你也把褻褲脫了吧。“白君儀紅著臉,將身上唯一的蔽體之物,遮掩住女子禁區的粉紅色褻褲慢慢脫了下來,華云龍心兒隨著白君儀的褻褲向下脫而砰砰直跳。  白君儀玲瓏浮凸晶瑩如玉的肉體頓時一絲不掛的呈現在華云龍眼前,春光盡瀉。華云龍星目立飛向白君儀的桃源勝境,當目光接觸到白君儀那被陰液浸潤得微微濕潤烏黑發亮的陰毛時,他心神一震,一股熱血直往上涌,欲火騰升。他的寶貝更加硬挺,昂首挺胸,青筋凸現。白君儀看得一陣目眩,芳心驟跳,俏臉酡紅,心中感到一陣莫名的緊張、羞怯和恐慌。  情欲盈胸的華云龍氣息粗重,猛然撲壓在白君儀軟玉溫香白皙的嬌軀上。正緊張羞怯的白君儀嬌軀不由微微一顫,華云龍低下頭,嘴唇吻合在白君儀溫軟紅潤的香唇上,來回磨擦著吻著她的香唇,并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舐。  白君儀被他弄得心兒癢癢的,春情萌發,香唇微張,微微氣喘。華云龍不失時機的將舌頭伸入她香氣襲人濕熱的櫻口中,恍如游魚似的在櫻口中四處活動。隨著他的動作,他胯下硬若鐵杵燙如火碳的寶貝,在白君儀滑膩白凈的玉腿里側撞來撞去。  白君儀自玉腿里側更為真切地感受到了寶貝的硬度及熱度,她春心一蕩,欲火附體,情不自禁地將細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著華云龍的舌頭,華云龍也舔舐著白君儀香甜可口的丁香妙舌,就這樣倆母子相互舔舐著,最后,母子倆的舌頭如膠似漆地絞合在了一起。  華云龍舌頭在忙著,手也沒歇息。他左手握住白君儀飽滿柔軟、而彈性十足的豐乳用力揉按著,右手則在她凝脂般滑膩雪白的玲瓏浮凸的胴體上四下活動。最后,他右手落在了白君儀大腿根部、隆起如丘包子般大小、溫暖軟綿綿的毛絨絨的陰阜上,右手一展開覆蓋住陰阜揉摸起來。  白君儀只覺玉乳及下身傳來一陣陣麻癢,只癢得她芳心砰砰只跳,淫興大起,只感到渾身恍如千蟲萬蟻在爬行噬咬似的騷癢遍體,尤其是下身那桃源洞穴中無比的空虛及酥癢,陰液涓涓而流,弄得華云龍的手濕糊糊的。她渾身血脈賁張,熱血沸騰,宛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熱不安,口干舌躁。她一口含住華云龍的舌頭如饑似渴地吸吮起來,并如飲甘泉美汁般吞食著華云龍舌頭上及嘴中的津液。華云龍被她吸吮得心跳血涌,心旌搖蕩,欲火高漲,寶貝更為充血硬挺,脹硬得欲爆裂開來。  華云龍氣喘噓噓地將舌頭自白君儀嘴中抽出,星目欲火直冒望著白君儀道:”娘,我,我要。“已被纏身的欲火燒得頭昏腦脹的白君儀,倫理道德此刻已在她頭腦中模糊淡薄了。她白嫩的桃腮春色撩人,黑白分明水汪汪的鳳眼異彩閃耀,注視著華云龍道:”龍兒,你是不是想要娘。“華云龍俊面漲紅滾燙道:”嗯。“白君儀充滿欲火的媚眼柔情的望著華云龍,略有些羞澀地花容酡紅,柔聲道:”來吧,龍兒,娘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八年了。“華云龍將眼睛睜得大大的,然后凝視著白君儀的眼神,白君儀一邊溫柔的點頭,一邊則輕輕的握住華云龍的手。興奮得全身發抖的華云龍,緊握住母親的手,他低下頭色瞇瞇的眼神,散發出欲火的光彩,把個白君儀本已嬌紅的粉臉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嬌艷迷人。  白君儀那完美無瑕充滿成熟少婦風韻的胴體,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姣美艷絕人寰的顏貌、朱唇粉頸,堅挺飽滿的豐乳,及豐滿圓潤的玉臀,肥瘦適中,恰到好處晶瑩如玉膚如凝脂的胴體,傲人的三圍足以比美任何美女,是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怦然心動。  華云龍星目漸漸地下移,凝視著白君儀那讓他充滿遐想和欲望的隱密私處。他呼吸顯得相當激烈,心兒劇烈地跳動,挺起又粗又壯又長又燙的寶貝,向白君儀的陰部插去。白君儀看著兒子粗壯得超越成年男子鮮紅的寶貝插來,一想到她是自己兒子的第一個女人時,她的心臟就怦怦的跳動著,很是興奮。  由于華云龍是第一次再加上無比激動,他如盲人騎馬挺著粗壯的寶貝在白君儀芳草萋萋鸚鵡洲上亂沖。他沖了幾次都未能入穴,不是插在肉阜上方,就是過肉穴口而不入。硬實滾燙的大龜頭直撞得白君儀肉阜隱隱生疼,但疼中尤感肉阜及蜜穴騷癢更為厲害,弄得白君儀淫興高漲,欲火攻心。華云龍此刻是欲火焚身,愈插不進愈急也就更為用力,寶貝更為脹硬。他急得俊顏赤紅,額頭青筋直冒,氣息急促地用力插著。  白君儀柔潤的纖纖玉手一伸,握住在自己肉阜上亂撞的寶貝,媚眼含春一看華云龍,嬌靨羞紅,嬌聲道:”傻孩子,還說要娘,連地方都找不到。“她將華云龍暴漲灼熱的寶貝,牽引到自己春潮泛濫的肉穴口,想到自己親生兒子的寶貝,即將插入自己肉穴中來,自己將和心愛的兒子合為一體。  她心兒狂跳,熱血涌動,情欲亢奮,卻又有些羞赧,她顫聲道:”娘的寶貝,來吧,就是這。“說完白君儀松開手,羞怯地閉上秋水盈盈的的媚眼,白膩的玉靨更為羞紅,宛如三月桃花綻開。此刻,母子倆倫理道德的圍墻已徹底崩潰,心中唯剩下交歡的欲望。  華云龍閉上眼睛,慢慢地前進,要將寶貝穿入娘的體內。一陣酥軟的暴風襲來,華云龍有點暈眩。他臀部往后一挺,發現自己的寶貝正抵住娘鮮紅的肉縫上,漾著異樣光澤的大龜頭,抵住她稍稍突起恍如紅寶石般的陰蒂上,肥厚柔軟的大陰唇夾著大龜頭。于是華云龍又調整一下位子,依舊用龜頭去頂,沒進。華云龍再度用大龜頭抵住肉穴口兩片緋紅柔嫩的小陰唇的中央,開始施力。  兩片緋紅柔嫩的小陰唇慢慢被碩壯滾圓的大龜頭擠開,他可以看見中央被肌肉圍住的小穴,隨著他的侵入,逐漸擴大進入肉穴小半截的龜頭被肉穴四壁包住。快感再度使他閉上眼睛。這就是交歡嗎?好奇特的感覺。當他正陶醉在這將進不進、將出不出的暈眩里,又是一陣強烈的快感。看到龜頭一點一點的插入娘的肉穴中,華云龍的心驟跳不已,萬分激動,氣息更為粗重。他感覺白君儀的肉穴好緊好小,必須要用力才能將龜頭慢慢插入,終于龜頭好不容易擠進白君儀的肉穴。  白君儀只覺肉穴口隨著龜頭的插入又漲又疼,尤其是當寶貝最粗壯部分——環繞在龜頭四周凸起肉棱子,插進來時這漲疼更為厲害了。她黛眉緊鎖,平滑如玉的額頭皺起道:”啊……龍兒輕點……慢慢來……“白君儀肉穴本來就緊小,又從未被華云龍如此大寶貝的插過,加之十年沒有經過性事了,這肉穴自是緊小得不亞于處女。若非經過事先母子倆的親熱,這肉穴已充分被愛液濕潤,變得濕滑滑的,華云龍還不一定插得進來。然而縱是如此,白君儀尤感到有些疼通,她緊張得纖手抓住床單,屏息住呼吸。  初入茅廬的華云龍,只覺肉穴淺處的嫩肉,將插入的大龜頭纏繞得緊緊的。華云龍感到那溫暖濕滑的肉穴中的陰肉,將龜頭包裹得一陣酥麻麻,一股前所未有無法言喻的快感只透心頭,甚為舒爽令他只想一插到底。但是他看見白君儀的疼像,加之白君儀的叮囑,他于是緊咬牙齒,強忍住心中的欲望,挺起硬梆梆超越常人的寶貝,向白君儀小穴深處插入。他感覺娘的肉穴中,似有一股吸引力,將自己的寶貝直向里吸。  華云龍一路緩緩插來,直將白君儀桃源洞穴中緊閉的肉穴四壁撐開。白君儀只覺那燙如火碳、堅硬似鐵的寶貝,漸漸地將自己空虛、酥癢的肉穴填滿。白君儀喃喃低聲道:”對,寶貝就是這樣,慢慢的。“當寶貝全根盡入,大龜頭抵壓在肉穴底部的肉蕊上。白君儀如釋重負「啊」地舒了口蘭麝之氣,原本緊鎖的黛眉、額頭舒展開來,松開了抓住床單的手。  華云龍感覺插在娘銷魂肉洞中的寶貝,被濕滑滑的、熱乎乎的、軟綿綿的嫩肉,整個地纏包住非常舒適,妙不可言。這種舒爽勁,使他猶將已全根盡入、抵達蜜穴最深處的寶貝向銷魂肉洞中用力一插,母子倆的下體已緊貼在一起無絲毫空隙。  白君儀肉穴深處一疼,她新月眉一皺起,含水雙眸疑惑地看著華云龍,嬌吟道:”嗯……龍兒……你怎幺還……“而華云龍感覺龜頭撞在了一團軟肉上,心知已無路可前進,這才做罷。白君儀感覺華云龍又粗又壯、又長又燙的寶貝,將自己肉穴塞得滿滿的、飽飽的、脹脹的,沒有一處沒被貼到,雖然飽脹中微微生疼,但是卻感到無比的充實和脹滿。  華云龍剛挺起寶貝抽插幾下,只覺那肉穴四壁柔軟勝棉,暖暖的、濕滑滑的磨擦得龜頭癢酥酥的,一股銷魂蝕骨,讓人神魂顛倒強烈的刺激,立時從下體襲上心頭,溢入腦中,那是一種突如其來,對初弄此事的華云龍來說是無法防備的刺激,短暫而強烈。只爽得華云龍口大張,急促地呼吸,寶貝在白君儀肉穴中顫抖起來,陽精就欲出來了,情急之下華云龍趕緊補抽幾次。  白君儀也感覺到華云龍就要泄身了,她皓白的玉臂立緊緊抱住華云龍道:”龍兒……忍住……別那麼快……別那麼快……“她很溫柔地糾正華云龍的錯誤。  華云龍顫聲道:”啊……娘……忍不住……糟糕……“他一股陽精不可抑制地自寶貝中噴射出來,全部噴射在白君儀荒疏已久的肉穴中,白君儀的肉穴如旱天逢甘露,將兒子的陽精全然容納。  白君儀挺起身,靠到華云龍的旁邊,憐愛地親吻他臉頰一下,用她甜的令人沉醉的嗓音,輕輕地對華云龍道:”傻孩子,沒關系,第一次都是這樣的,以后就不會了。“白君儀端著華云龍的下巴,櫻唇很溫柔地親著華云龍的臉。  白君儀溫軟嫩滑的纖纖玉手,握住寶貝輕輕地撫摸,華云龍只覺寶貝被撫摸得麻癢不已,心跳血涌,欲念橫生,寶貝倏地又變得又粗又壯、又長又燙了,雄糾糾的豎立起來。白君儀嬌聲道:”龍兒,你看娘沒騙你吧,你這又硬起來了,快來,娘這癢死了。“她嬌軀一倒,仰臥于床上,白膩修長的秀腿向倆邊張開,妙態畢呈,春色誘人。  華云龍看見自己寶貝這幺快又硬起來了,遂將寶貝對正白君儀那桃源洞穴,用力一插,只聞「噗滋」一聲,粗壯的寶貝已一插到底。白君儀「哎喲」大聲嬌喚出一聲,只覺下體肉穴恍如破身似的,火辣辣的撕裂般的疼,痛得她嬌軀一下子挺起緊緊地抱住華云龍,柳葉眉顰蹙,額頭都滲滿了細密的汗珠,連聲說:”好痛,輕點,你這小壞蛋,你把娘弄得好痛。“華云龍連忙停住寶貝的挺動,白君儀休息了一會,待疼痛稍解,她看見華云龍強忍欲火的樣,心中萬分不忍,溫柔地寬慰他道:”龍兒,娘已經沒事了,娘的下面好癢喔,龍兒,快用你粗壯的寶貝給娘止癢吧。“華云龍鼓起勇氣,再度揮戈前進。他再入這銷魂肉洞,感覺肉穴里熱乎乎的,四周的淫肉緊緊得刮著寶貝,令他進出間暢快無比,大感舒爽,十分興奮地全力抽插起來。白君儀俏麗嬌膩的玉頰紅霞彌漫,晨星般亮麗的媚眼緊閉,羞態醉人。  華云龍見了心神一蕩,從未見過娘如此迷人,他寶貝一硬,欲火騰升,意亂神迷地挺起硬若鐵杵的寶貝,在白君儀溫暖濕潤的銷魂肉洞中抽插不已。華云龍屁股一高一底地挺動,寶貝在肉穴中一進一出地抽插。白君儀只覺這寶貝抽插之際,肉穴中的每一部分都磨擦到了,而華云龍也感到寶貝及龜頭,整個地被白君儀蜜穴中的嫩肉撫弄著。一陣陣飄飄欲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襲上心頭,擴散到四肢百骸。  白君儀是郁積多年的情欲今夜得以渲瀉,自是盡情享受。華云龍是思求好久的銷魂肉洞此刻得到,當然恣意采弄。在陣陣快感地刺激下,華云龍氣喘噓噓地抽插得愈來愈快愈來愈用力。如此一來寶貝與肉穴四壁磨擦得更為強烈,令人神魂顛倒,激動人心的快感,洶涌澎湃地一浪高過一浪,沖擊著母子倆的心神。  白君儀爽得頭腦昏昏沉沉的,渾然忘我,什幺倫理、道德,什幺母子她早已拋棄之九霄云外,只知扭動纖腰,搖動豐臀隨著寶貝的抽插活動不已。她白嫩的芙蓉嫩頰,恍如涂了層胭脂紅艷欲滴,春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唇,啟張不停,吐氣如蘭,發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聲”啊……龍兒……娘好爽……用力……寶貝……你插得真好……“華云龍目睹白君儀這如醉如癡的銷魂美景,蕩人心魄的春呻浪吟聲。他欲火高漲,血脈賁張哪還記得白君儀是他娘,只知道白君儀是一個能讓他獲得無比快感的女人。他寶貝在白君儀小穴中,幅度更大地奮力地狂抽猛插。  一股接一股無比暢美的快感,紛涌向白君儀的四肢百骸,白君儀欺霜塞雪的嬌顏紅霞彌漫,媚態橫生,春意盎然,美眸瞇著,紅唇啟張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淺呻底吟不已”啊……喔……龍兒……娘爽死了……沒想到我的龍兒子……第一次就……就如此會弄……“她白凈肥膩的粉臀頻頻起伏,盈盈一握的纖腰扭動得更為厲害。  華云龍也是渾身通暢,無比舒爽。他聽了白君儀這話倍受鼓舞,情欲更為亢奮,他揮舞著寶貝在白君儀嫩穴中又翻又攪,又頂又磨,恣意而為。他將白君儀送上了一個又一個情欲的巔峰。就在白君儀將要達到最后的高潮時,華云龍突然停了下來。白君儀妙目一睜,饑渴地望著華云龍,櫻唇噴火地顫聲道:”……龍兒……你……你怎幺……停下來了……“華云龍氣喘道:”娘……我……我要射了……“白君儀眉目間蕩意隱現,浪聲道:”不要停……娘也要泄了……寶貝你……只管射出來……射在娘的肉穴中……射進娘的子宮里……快……“華云龍聽了這放蕩地話語,刺激得他極力抽插。方才幾下,白君儀粉妝玉琢的胴體忽地一僵硬,編貝皓齒咬住紅唇,雪藕般圓潤的玉臂,緊緊地纏抱著華云龍,銷魂肉洞一收縮,她肉穴本就緊小,再這一收縮,恍如要將華云龍的寶貝夾斷似的,緊緊地糾纏包裹住寶貝。  緊接著,她芳口一張,「啊」低長地呻吟出聲,銷魂肉洞一松,自肉穴深處涌出一股如膏似脂,濃稠無比的陰精,澆灌在龜頭上,玉體一軟,渾身嬌柔無力地躺在床上,嬌靨浮現出愉悅、滿足的笑容,她暢快地泄身了。  華云龍本來就寶貝酥癢難當,現在龜頭再被那溫熱的陰精一燙,只弄得癢酥酥的直鉆心頭。他心兒癢得直發顫,俊臉漲紅,急促地喘息著抽插幾下后,寶貝在白君儀嫩穴中急劇地收縮,一股滾燙濃烈的陽精,強有力地噴射在白君儀柔嫩溫軟的肉穴四壁的嫩肉上。滾燙的陽精,灼燙得白君儀嬌軀直顫栗,嬌軀輕飄飄恍如攀上云層頂端。她俏眸微啟,櫻桃小嘴「啊」、「啊」地舒爽甜美地嬌吟。  而華云龍感到一剎那之間,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樣,粉身碎骨不知飄向何方,他身體全力地向前一撲,倒在了白君儀軟玉溫香的肉體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