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武俠玄幻  »  [傀儡娼館][完]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一鍵分享
[傀儡娼館][完]
傀儡娼館,是一個不知道什幺時候開始流傳的都市怪談。據說,穿過午夜的迷霧就會進到那間娼館之中,那里是所有男人夢想中的天堂,是一切原始欲望都可以得到釋放的極樂之所。  「……上午持械搶劫了金店的強盜團伙,依然有一人在逃中……」車載收音機的聲音才剛說到一半就被中斷了,戴著墨鏡的男人把槍柄砸在了收音機上面,接著車廂里回響著的,就只是「沙沙」的雜音了。這個男人,就是剛才廣播里的主角,那個強盜團伙目前在逃的最后一人。  「媽的,操!」他罵了一聲,又砸了發出雜音的收音機幾拳,這個時候自動調臺的功能已經換到了新的調頻,某個深夜廣播節目的聲音傳了出來。男人擦了一把頭上滲出的汗水,然后把背靠在椅子后面,踩著油門的腳稍微松開了一些。  原本一切都計劃都相當妥當,但到了最后還是發生了意外。就在幾個人搶了金店要離開的時候,一個路過的女警察發現了他們的行蹤。結果,計劃中的逃亡計劃全部泡湯,好不容易才搶到黃金的幾個人陷入了和警察對峙的局面。經過了幾個小時,只剩下了策劃這次計劃的男人自己只身逃脫而已。  「操操操操操!如果讓那個婊子落到老子手上,老子把你操到爛!媽的,爛貨!」當然,一想到那個破壞了自己全部計劃的女警就破口大罵的男人,他絕對不是為了那些已經被殺死被逮捕的同伙而憤怒。  就在這樣唾罵的時候,他的一只手正慢慢摸著身邊的一個帆布包。這里面的東西也算值錢了,但是和他們原本搶的那些比較起來,最多也占一成的量而已。  因為那個女警的關系,男人原本想要發的橫財縮了水,而另外一點更重要的是,那個女警害得這個男人的臉被警察看到了。  「……據說,穿過午夜的迷霧就會進到那間……」電臺不曉得是在說些什幺,聽在一腦怒火的男人耳朵里,只會覺得不爽而已。  他又一拳砸在了收音機上面。這一次大概是他的手正好砸在了收音機的開關上,不只是說話的聲音,就連雜音也全部消失了。  男人又小聲罵了一句,把注意力稍微轉到了車窗外面。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街道上的車輛已經少了很多,尤其是男人現在正開車在穿著小巷子,更是連路燈都很稀少。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從城里逃出去再說,不然的話早晚會被警察找到的。通緝令應該已經發出來了才對,一般的市民大概都已經曉得男人的長相了,所以想要躲藏的話,還是盡快出城躲到郊區這種比較混亂的地方才好。  「先躲一段時間,留起胡子,然后再想辦法,反正錢是到手了。總有花的地方。」大概是因為安靜下來的關系,男人的心情也冷靜了一些,這樣嘀咕著。突然,他注意到了這條巷子出口的地方,有紅藍光在閃爍著,那是警燈的光。  「操。」男人又罵了一聲,打轉了方向盤。這不曉得是第幾次為了躲避警察的檢查而改道了,穿過狹小的街巷,在警察檢查點以外的地方徘徊著,事實上,雖然感覺上是在向著郊區的方向前進,但是男人自己也已經拿不準方位了。  把車從巷子另外一邊開出來以后,男人發現周圍已經完全陌生的地方了。雖然這也算是大路,路燈還算明亮,但夜霧已經越來越濃。死寂的街道上,似乎已經變成了另外的世界。男人搖下車窗,吐了口唾沫出去,然后順著大路,向著迷霧更深的地方駛去。  就這樣,過了不曉得多少時間,在霧色彌漫的路上開著車子,似乎連時間感也遲鈍了。  男人感覺似乎越來越冷了,路燈間的間隔也越來越遠,樹影倒是越來越多的樣子。  「啊,大概是出城了吧?」男人嘀咕了一句,霧燈雖然已經打開了,但是能見范圍也不過幾米以外。高速公路肯定是關閉了,就算沒有關閉,男人也不打算從高速公路逃跑。事實上連逃遠一些的必要都沒有。只要是到了郊區就好了。  然后,男人發現車子似乎開始變慢了。雖然為了注意警察的檢查點,還有霧氣的關系,男人的車速一直很慢。但是現在,感覺上似乎車子變得更慢了。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車子的儀表盤,汽油已經快見底了。  「操,真他媽的不是時候啊!」男人一拳砸在了方向盤上面。要加油,也只能去自助加油站才可以,而且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幺地方,附近有沒有可以加油的地方。如果因為車子沒油而被警察追上,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這個時候,他注意到了,就在眼前的濃霧里似乎漏出了一些燈光。那不像是警燈,可能是郊區路邊店之類的地方。男人停住了車子,背起了自己的帆布包,把一支黑星別在了褲子后面,手上抓起了一支土制火藥槍,接著就從車子上面走了下來。  就在他走下車子的瞬間,濃霧驟散。這個時候,男人才發現,自己果然已經是把車開到了郊區之類的地方,道路兩旁是向遠方蔓延過去看不到盡頭的行道樹,而樹木間隙里可以看到道路之外,似乎是無邊的田野。因為天色的關系,這一切都是黑鴉鴉的,顯得格外荒涼。只有在他眼前不遠的地方,有一間古色古香的小閣樓,透出了溫暖的橘紅色燈光。  「哼。」男人冷冷地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先去問一下這是什幺地方,然后再做打算好了。如果那邊的人敢報警,那時候再殺掉就好了。這樣想著,他就大步向著那間小閣樓走了過去。  男人走近了小閣樓,正想要推開虛掩的那兩扇木門時,木門就自己打開了,一股濃郁的芬芳從門的里面飄了出來。「歡迎光臨。」隨著帶點悠閑調子的說話聲,一個婀娜的身影出現在了男人的眼前,那說話的聲音雖然很溫柔卻差點讓男人的呼吸停止。他后退了一點點,瞪眼看著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身影。  這是一個女人,女人的頭上就像是新娘戴著頭帕一樣戴著一張黑紗,所以看不見她的臉。但是,因為這張黑紗的關系,更顯出了這個女人肌膚的白皙,白得就像是雪一樣,幾乎都要透明了一樣。而在這個女人身上,只披著一件衣服,男人當然不會知道這是名叫「裳」的服飾,在他看來這只是一件睡衣的模樣而已,水藍色的描繪了各種華麗花飾的裳就披在女人嬌媚的身體上,敞開了衣襟,只在腰間系了一條絳帶而已。女人豐滿的乳房高高聳在衣裳之下,兩襟的邊緣幾乎都已經看得見她的乳暈了,借著燈光,男人看見了那兩點突起在了薄薄的絲綢布料上。順著敞開的衣襟向下看,女人光滑的小腹上是橢圓的肚臍,這讓男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就在肚臍下面,系成結的絳帶正好擋住了女人身上最神秘的部分,但男人知道,這個女人并沒有穿內褲之類的東西,那兩條修長勻稱的美腿更是顯得異常挑逗。  「女人啊……」男人的心臟開始加速跳動了,就算看不到臉,他也知道眼前這個女人比自己過去睡過的那些女人要好太多了,光是身材就不是普通的好呢!  這一瞬間,他幾乎忘記了自己是個逃亡中的強盜犯,而下意識的露出了下流的笑容來。  「歡迎光臨,請問……」女人似乎還要說些什幺。  但是男人的腦袋已經是欲火上沖了,畢竟,任何正常的男人看到這樣一個幾乎裸體的女人站在自己的眼前,都會按捺不住心頭欲火的,況且,這個男人早就已經舍棄掉道德約束了,因為他已經是一個強盜了嘛。  結果,就在那個女人說話的時候,男人已經一把按住了她的肩頭,然后把手里的火藥槍舉起來比畫了兩下,接著就一邊下流的笑著,一邊發出了威脅:「好了,你個婊子,穿得這幺淫蕩,一定是想男人了吧?嘿嘿嘿嘿,只要你聽話,老子就滿足你!」這樣說的時候,他就已經按著女人的肩膀推著那個女人的身體進到了閣樓里面。  「客人,你要做什幺?啊……不要這樣!」就在那個女人抗議的時候,男人已經翹起腿來把身后的門扉關起來了。而他的手,根本就是肆無忌憚的抓著那個女人的乳房。那柔軟細膩的觸感讓男人幾乎馬上就要流出鼻血來了,就算憑他粗大的手掌居然都無法將女人的乳房整個給抓在手心里面,結果,他只有用自己的手指用力掐住那個女人的乳肉揉捏著而已。  「不想死就不要吵!乖乖讓老子爽過就算了,不然,老子就把你操到死!」而一邊抓著女人的乳房,男人還一邊用手里火藥槍的槍管抵著女人的額頭,用惡狠狠的聲音威脅著。在說這話的時候,他已經把自己的腿卡進女人的兩腿之間。  就因為男人這粗暴的動作,女人的身體徹底失去了平衡,直接就仰倒在了地板上面。但這樣一來卻方便了那個男人呢,他壓著女人的身體手掌依然抓著女人的乳房,看著遮住女人面容的黑紗起伏不停的樣子,感覺到那個女人乳房因為急促的呼吸而顫動的節奏,男人露出了惡毒的笑容。  「這就好了嘛。」他淫笑著,把火藥槍也插回自己的皮帶后面,接著拉開了褲子的拉鏈把自己的老二掏了出來。在一團雜亂陰毛中間散發出酸臭氣味的那根肉棒慢慢摩擦起了女人雪白的大腿,因為已經被那個男人的大腿卡進兩腿之間的關系,女人想要閉起雙腿已經根本不可能了,而這個時候,男人順手抱住了女人的一條腿就把她的雙腿完全分開了。  女人的肉穴就完全被男人看在眼里了,光滑的白色肌膚中央是一道被顏色稍深的肉瓣形成的肉縫,被男人拉開了大腿的關系,那道肉縫也被迫張開了一些,肉瓣之中粉紅色的嫩肉就像是浸透了露水的花蕊一樣。當然,男人是絕對不會有如此富于藝術性的聯想的,他的腦海里現在只剩下了一個「操」字而已了。吞下幾乎要從嘴巴里流出來的口水,男人就發出了「嘿嘿」的粗野聲音,把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對準女人的肉穴捅了過去。  「啊啊!!」女人發出了凄慘的喊叫聲,伸手抓住了男人揉捏自己乳房那只手的手臂,就像是想把男人推開一樣,但是她的力氣對于男人而言根本就算不上威脅,相反,這種徒勞反抗一樣的掙扎卻讓男人更加興奮了。  那個女人的肉穴緊密地包裹著男人的棒子,就像是有生命似的蠕動著,從龜頭的頂端到冠狀溝然后是棒子的根部,每一處都像是和女人小穴的肉壁融為一體似的,滑潤的感覺層層疊疊連綿不絕,帶著粘稠的感覺隨著男人腰部用力的關系,而溫和地摩擦著肉棒上的每個地方。  「啊!爽啊!這個婊子,果然夠淫蕩啊!這個東西!」男人噴著唾沫大聲喊叫起來,在他的手掌下面,那個女人的乳頭都已經硬得和石頭一樣了。他干脆松開了握著女人的手,把兩只手都抓在了女人的大腿上,抬起了女人的大腿把她的雙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這一下,女人的腰也自然的抬了起來。  這樣一來,男人的肉棒就徹底變成了打樁機,從上向下一次次用力撞擊向女人肉穴的最深處。本來就緊緊包裹著男人肉棒的小穴似乎變得更熱了,那有著粘稠褶皺的肉壁就像是要把男人的肉棒給咬住一樣,用力的貼合在男人的棒子上面。  但是,根本無法阻止男人粗野的撞擊,而且這樣緊密的感覺更是讓男人有種被人用手指從肉棒的四周抵壓下去把馬眼擴開的刺激感,連接著馬眼的輸精管簡直都要顫抖起來。  「噗嗤噗嗤」的聲音,不只是男人的身體撞到女人身上發出來的而已,還有因為那根肉棒猛烈撞擊而壓縮空氣的聲音。空氣里淫蕩的聲音和隨著這個聲音而四濺的淫液發出了酸甜的腥味,那是性欲的氣味。  「不要啊……停……啊~ 啊!!要死了……啊!」而在男人的身下,那個女人的身體已經開始顫抖起來,從嘴里發出了混進了呻吟的哀求聲來。只是,和那淫亂的喘息呻吟聲比較起來,女人的哀求顯得那幺蒼白。或者說,因為那道黑紗的阻隔,女人的喘息聲變得更為沉重,沉重得簡直就像是爽快的呼喊一樣。  「呀~ 啊!呀……不要……要裂開了!我……啊~ 啊~ !啊!」她搖著頭,手掌緊緊扣在男人的胸前用力抵著男人的身體,指甲幾乎都要穿透男人的衣服了。不過這根本就只是在刺激男人的獸性而已,那個男人的眼球都已經突顯出了鮮紅的血絲,咧開的嘴巴里露出了發黃的牙齒,散發出一種非人性的氣息。  「干死你!干你這個婊子!」而發出咆哮的男人再次挺起腰身又重重刺向女人肉穴深處的時候,他的那根大老二終于頂開了女人身體最后的防線,從陰道直接刺進了子宮里面。那一瞬間龜頭的感覺,簡直就像是達到了天國一樣的興奮。  而在男人的身下,那個女人卻發出了最凄慘的喊叫聲。  「咿!!!」在那個已經變得嘶啞的喊叫聲最后,女人仰起了脖子抬起了頭來,面紗緊貼在了她的臉上,浮現出了她那幾乎都要扭曲的面容的輪廓來,那張盡力張開到極限的嘴巴呼出的氣息在面紗上凝成了水漬,而緊扣在男人胸前的手指也完全捏成了拳頭,在她雪白的肌膚上面也浮現出了青色的血管來。  「你也爽了吧?婊子!」男人低沉地吼叫起來,用力拔出自己的肉棒,接著再次侵入女人的子宮里面。這第二波的刺激,讓女人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來,身體完全陷入了無節奏的痙攣之中。而女人身體的里面,也開始了猛烈的抽搐痙攣,那強烈的感覺比剛才自然蠕動時的刺激更是強烈了幾倍。  結果,熱流包裹了男人的肉棒,然后一直傳到了他的腿上。女人已經達到了高潮,強烈的高潮中噴出了洶涌的淫水,而且不只是這些淫液而已,被男人粗暴抽插的快感已經讓女人爽到失去意識了,而無意識的狀態下,她甚至都已經失禁了。濕熱的水流從女人的身體里噴出來,然后一直把男人的褲子也給弄得濕潤粘稠了。  不過這種時候,男人已經沒有精神去計較這種小事了。他瞪大了眼睛。就在女人身體里的他的肉棒被這種濕熱的水流包裹沖擊著,終于也達到了極限的程度。  只是一陣抽搐,就從已經刺進女人子宮里面的龜頭頂端噴出了大量的黃濁精液。  只是已經失去意識的女人躺在男人的身下,就算自己的子宮已經被男人的精液灌得滿滿的,她也沒有任何反應了,最多也只是身體本能的抽搐幾下而已。而這時,男人才滿足的把自己的肉棒從女人身體里抽了出來,就在他的龜頭離開女人身體的剎那,混合了他精液的大量淫水就從女人的肉穴里面流了出來。  「操,弄臟老子褲子了。」男人一邊低聲咒罵著,一邊抖動幾下自己的老二,雖然剛才爽的時候不覺得,但是現在他卻感覺到了肉棒上面這種黏黏的感覺很不舒服。這個時候,他的目光自然落在了女人的面紗上面。  不如直接讓這個女人給自己舔干凈好了。  男人帶著這種理所當然的想法,一把就掀開了女人臉上那張黑色的面紗。但他所看到的東西,卻幾乎讓他心臟都要停住了。被遮擋在面紗下的,并不是一張恐怖丑陋的臉,相反,那是一張精致而美麗的面容,細眉俏目,直挺的鼻梁,還有小巧的櫻桃口。這絕對是屬于美人的面容。  只是,這張臉并不是活人的臉。而是通過雕刻,還有繪畫完成的,屬于傀儡的臉!  ……「……昨日持械搶劫了金店的強盜團伙,最后一人也被發現……」當警察在郊外的某個墳園清理現場的時候,從停在附近的一輛警車的收音機里傳出了這樣的新聞來。  不過,新聞中沒有播放的部分是,那最后一人被發現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具干枯的尸體,帶著一臉恐懼的表情,抱著一座冰冷的墓碑。這樣的消息,是絕對不能報道出去的,因為,那不是新聞,而只是傳言而已了。
?